焦点:国家森林公园惊现两处新坟墓,幕后黑手暴露

月黑风高,挖坟夜!

2021年7月18日凌晨1点,几个黑色的身影趁着夜色,扛着某种工具快速闪入观音山园区…而这时,东莞观音山大门楼周边的监控设备突然诡异的失灵,画面一片漆黑……

国家森林公园惊现两座新坟墓

2021年7月19日早晨9点,公园方安防人员在日常巡逻时,赫然发现在国家森林公园的林地上(门楼往里走500米,右手边半山腰荔枝林上方位置),出现两座违法毁林新建和翻新扩建坟墓。

当天发现坟墓的安防员李某连即查看监控设备,发现凌晨1点有人影闪过,而后续画面却呈现黑屏,再看回头查看录像发现黑影的画面全部消失,感觉像整段都被截掉。李某连忙打电话给上级领导汇报情况。

谁能想到,有人胆子这般大?在法制逐步健全的中国,在国家森林公园的林地上,公然违法破坏林地,大肆挖坟建墓践踏生态红线,这可不是小事,这是要坐牢的!

观音山公园管委会领导班子第一时间组织召开“坟墓事件”研讨会。观音山有着国家级森林公园的国字招牌荣誉傍身,自然也承担着保护森林资源和生态环境的应有责任。

经过研究讨论,矛盾指向一方,怎么好好的监控设备突然出现故障,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因为公园方的网络安全专员表示,不是公园内部有人关闭摄像头,而是外部人为干预,那么除了镇上的某部门有这个能……

结论一出,会议上针落可闻,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640-1

配图:上图为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内违法毁林新建的坟墓(经测量占林地面积67.5平方米)

640-2

配图:上图为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内违法毁林翻新扩建的坟墓(经测量占林地面积58.5平方米)

640

配图:上图为2020年12月份拍摄老图

640配图:上图为2021年7月22日拍摄新图【根据上面两张新老旧图对比,可以发现2020年航拍旧图的黄线中只有右下方一个旧坟。现在看2021年航拍新图,可以明显发现右下方旧坟墓是翻新扩建的坟墓,黄线内长形坟墓是违法毁林新建的坟墓】

会议结束后,公园管理方成立的调查小组第一时间奔赴现场,经测量,两处违建坟墓,一处违法毁林新建坟墓占林地面积为67.6㎡(宽5.2米,长13米),一处违法翻新扩建坟墓占林地面积58.5㎡(宽6.5米,长9米)。

其实,以上违法毁林新建和翻新扩建坟墓在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并不是个案。自1999年11月30 日,黄淦波和石新社区签订了《联合开发合同》以来,公园内就时常出现违法毁林新建和翻新扩建坟墓的情况,且屡禁不止。公园管理方多次向东莞市林业局、东莞市民政局等有关部门反映,此前,东莞市民政局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承认公园内的“豪华坟墓”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纯属违建。相关部门承认是违建,但就是不作为,公园内坟墓至今仍未被拆除或迁出。这些坟墓已存在多年,严重影响国家森林公园的和谐与景观。

目前,观音山公园现有9座较大型坟墓,其中有7座是在公园被承包经营以后毁林违建的,且这些坟墓占地规模较大,对公园林地破坏较大,从50至300㎡不等,其中有两座“豪华坟墓”甚至占地300 多㎡。

之前,针对违建“豪华坟墓”乱象,市、镇主管部门不及时查处。当有媒体知悉曝光之后,当地镇政府领导不但不正视这种违法现象的存在及时加以整改,相反却“警告”观音山,责成“媒体曝光为什么事前不和政府商量”。认为是给当地镇政府抹黑。

按照国家《殡葬管理条例》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兴建殡葬设施。观音山公园内的这些有影响旅游和生态环境建设的“豪华坟墓”,早就要彻底清理或者迁出。

《森林公园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森林公园的设施和景点建设,必须按照总体规划设计进行。在珍贵景物、重要景点和核心景区,除必要的保护和附属设施外,不得建设宾馆、招待所、疗养院和其他工程设施。第十一条规定,禁止在森林公园毁林开垦和毁林采石、采砂、采土以及其他毁林行为。

随后,公园方调查小组立即把该“违建坟墓”事件向上级主管部门进行反映……

而当天,镇里的某领导突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电话内容无人得知。只知道,当天公园管委会领导就接到一个电话,内容是:该坟墓,不要报,这是周边村民在修坟。

可事实是,在国家森林公园修建坟墓,怎么可能不报?

公园举报后相关部门回复称:在公办

不对劲,事情有蹊跷。公园调查小组决定继续拨打举报电话,9月6日上午11:44分调查小组向12345热线反映问题:有公园周边村民违法砍伐林木新建和翻新扩建坟墓两处。

640-2

9月7日14:13分,12345发送回复短信称已转接工单编号为:0821090611240342401【樟木头】正式受理,请您耐心等待。

经过18天的等待,9月24日,0821090611240342401【樟木头】回复了事件处理结果的短信。

文本复制。如下:

市民反映位于樟木头笔架山观音(山)森林公园内进入50(500米)左右草莓园上方的山坡上有毁林修坟(新建坟墓)行为,农技中心工作人员立即会同社区干部和属地护林人员前往现场核查,经现场核查,该地为村民荔枝园,地上的枯枝落叶是果农正常修剪管果产生,无伐根,未发现有砍伐树木行为。对于投诉人所说的坟墓,根据《东莞市民政局关于对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内有关坟墓进行整改的函》(东民函[2020]192号),公共服务办着手对观音山森林公园范围内的坟墓进行整改,其中一座就是热线工单涉及的坟墓。坟墓是一座阴宅,于1953年修建,属于旧坟墓,占地面积40平方米。我办于2021年7月15日开始对该坟墓进行整改,采取的措施是拆除硬化设施,对金塔进行覆土深埋,并对周边进行复绿。

以上为短信回复,不仅表达极不严谨,更令公园方产生诸多疑问。

首先,按照对方短信回复的字面意思,公园方发现的毁林新建和翻新扩建的两处坟墓竟然是,根据《东莞市民政局关于对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内有关坟墓进行整改的函》(东民函[2020]192号),公共服务办着手对观音山森林公园范围内的坟墓进行整改。

也就是说公共服务办的整改工作是在本来没有坟墓的国家森林公园内的林地上毁林开发新坟?而且根据发文整改时间是2020年,现在都2021年9月份了才开始整改是不是相关部门反应太慢?第二,举报后就说是整改,时间上是不是过于巧合?

其次,樟木头相关主管部门颠倒黑白,在处理结果中称:地上的枯枝落叶是果农正常修剪管果产生,无伐根,未发现有砍伐树木行为。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如果没有发现林地上有砍伐树木的痕迹和行为。那么请问新建坟墓周边的树木去哪儿了?只有一个可能,树木都被掩埋或者转移位置。

最后,0821090611240342401【樟木头】的处理结果,对于2021年7月19日从无到有(航拍图片为证)违法毁林新建67.6㎡的豪华坟墓却只字不提,既不拆除坟墓也不惩罚相关毁林人员,反而说是公共服务办在整改。这不就是明晃晃的被举报后,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为了逃避追责,托词说是在公办,阻止市民举报。明显为知法犯法,掩盖事实真相。

此外,根据对方短信要求,需要对本次调查结果进行评价。公园方工作人员进行回复后,竟然显示7天内未评价已过期。

可笑的是,从2021年9月6日拨打12345投诉电话,9月7日12345转接工单编号为:0821090611240342401【樟木头】正式受理。直到9月24日0801090611240342401【樟木头】才进行答复。公园方于9月26日想对调查结果进行不满意评价,却显示过期了,无奈的是公园方根本没有对此进行评价,也没有超过七天时限。

“坟墓事件”全网阅读破亿逼出幕后黑手

公园调查小组察觉到,观音山“坟墓事件”像是有一只无形的黑手正在幕后操纵这一切,对方的动作始终快一步,像是要掩盖什么…

公园管理方无法忍受有人公然破坏国家森林公园的林地,大肆毁林建墓,让大家呕心沥血保护的森林资源和生态环境变成某利益集团和黑恶势力违建豪华坟墓的“风水宝地”,必须得站出来,敢于和利益集团黑恶势力做斗争。

这个世上有心怀不轨之人,自然也有正义之士。

2021年9月24日,微博上突然爆火一则话题#东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新增两处豪华坟墓#,原来有正义之士了解到“观音山坟墓事件”的来龙去脉后,在微博上勇敢的进行曝光,正面硬刚某利益集团和黑恶势力。

事件一出,十几个微博大V自发的进行转发曝光观音山坟墓事件,短短十几天时间,阅读量蹭蹭的往上涨竟然破亿,这是一次奇迹,一次对“观音山坟墓事件”其中牵扯的利益集团和黑恶势力漂亮的回击。

640-1

配图:东莞观音山坟墓事件阅读量高达1.1亿阅读量,目前还在增长

2021年10月23日,观音山公园相关负责人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的举报电话,一场针对观音山打击报复的阴谋,缓缓被揭开,那只神秘的幕后黑手浮出水面……

胡某琪,一个对于很多人陌生的名字,却正是这场“观音山坟墓事件”幕后的“带头大哥”。

胡某琪身居要职,现为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

那么观音山公园相关负责人到底接到了谁的电话?为什么会牵扯出一个看似没有什么关联的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呢,其背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得从东莞观音山观音寺说起……

东莞市民宗局胡某棋贪污功德款并威胁报复检举人

近些年来,由于一些僧人不守戒律,沾染俗尘造成不良社会反响。甚至也有寺庙被承包赚钱的事情发生,从而让不少人产生了宗教信仰危机。

社会上之所以有人对宗教信仰产生怀疑,的确是因为有一些和尚嘴里念着佛经,心里想着功德箱里的钱财,或者以各种方式鼓励信众捐钱,供自己挥霍享用。甚至有宗教管理部门的干部与这些和尚沆瀣一气,充当他们的保护伞,一起打着宗教信仰的旗号贪污信众的功德钱。

前些年,在东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就有这样一个假和尚,以及他幕后的保护伞市民宗局干部胡某棋。

胡某棋,2003年起为东莞市民宗局宗教科长,现为东莞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2020年6月11日,增补为十三届市委委员。

还在黄淦波接手观音山公园的同年,东莞市民宗局是个副处级的局,当时的局长是张某涛,胡某棋是市民宗局的一个科长。张局长心地善良,为人正派,也好学,佛教和宗教知识比较丰富。最初,他也对黄淦波接手观音山项目表示不理解。当时的东莞遍地是机会,以黄淦波的人脉和头脑随便找一个生意做都可赚钱。后来,黄淦波跟他表明自己接手观音山项目的目的:想做一个长久的道场而不是当生意做,是为了保护森林能够永久为大众所有。再后来,张局长就大力支持观音山公园,为观音寺重建、观音像开光跟东莞市及广东省有关部门积极沟通。

然而,2002年上半年突然噩耗传来,张某涛局长去外地出差因车祸意外身亡,此事着实令人唏嘘不已。另外奇怪的是,后来听张局长夫人对外人讲,她丈夫在湖南出差车祸后全身竟然没有任何伤痕。这也许是菩萨保佑,也许另外有隐情就不知道了。

张某涛局长去世后换了一个新的局长,同时民宗局就成为了正处级的局。新换的这位局长也姓张,之前在某镇当镇委书记,他主动要求到民宗局工作,因为岁数大了,想到一个相对清净的地方。因为这位张局长以前没有管理过宗教事务,又岁数偏大,所以将一些具体工作交给下属去办,胡某棋就就积极表现趁机上位,开始逐步掌控了东莞市宗教系统的实权。

在东莞这样经济发达的地方,眼睁睁的看着其他局办的官员一个个捞得盆满钵满,胡某棋这样善于钻营的人岂能闲着?还在胡某棋做民宗局科长前后,他就经常查看市内各处宗教场所,慢慢琢磨出捞钱的门道,后私下培植自己的势力,慢慢控制东莞的各个寺庙,开始贪污寺庙的功德款。在他的的庇护下,以释印弘为首的宗教黑恶势力,长期霸占观音寺,把持观音寺的财务、人事等权利,侵吞、私分、转移功德款,欺压诈骗佛教信众十几年之久。

观音山公园和观音寺的关系。简短节说,第一:观音山公园和观音寺没有任何隶属关系。第二:观音寺是观音山公园投入巨资和巨大精力建设和维护的,但是观音寺的功德款观音山公园或者黄淦波从未拿过一毛钱。不仅如此,观音山公园还另外投入资金和精力赞助观音寺举办过各种大大小小的活动。

观音寺的管理机构是东莞市民宗局和市佛教协会,观音山公园的管理机构是公园管委会。信众捐赠修建观音寺功德款只有两类人有机会染指,一类就是不恪守佛教教规的僧人,一类就是管理这些寺庙的民宗局的个别领导,比如胡某棋。

观音像在2001年开完光以后,黄淦波就写了一个捐赠书给东莞市民宗局,大概内容是说观音像建好了,开完光了,观音寺也得到批复可以重建。观音山公园主动把这些财产捐给东莞市佛教协会,特此为证,签了名盖了章送到东莞市民宗局——可惜此文件已找不到。2009年,胡某棋又勒令黄淦波签署一份类似的捐赠协议,此协议有文本仍在,可查。

按照国家宗教政策,每个寺院都要正式成立“寺院管理委员会”管理寺院事务,包括定期公布寺院功德款及支出账目。但是,观音寺却在胡某棋的指使下,一直没有成立“寺院管理委员会”,也从未公布过财务账目。

2010年后,观音山公园游客逐年增加,尤其从2014年到2019年观音山游客连续几年保持在百万人左右,观音寺香火钱及捐赠款数目颇为巨大。

640-3

配图: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观音寺观音像

观音寺搞建设、搞活动是观音山公园出钱出力,但观音寺的所有收入却不归观音山公园支配,甚至这么多年来观音寺从来没有公示信众捐款和功德款去向何处。

观音山公园被一个假和尚蒙骗过,让他做了观音寺的住持,他就是盗用真和尚印弘之名冒充的假和尚,这个假和尚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释印弘。

640-3

配图:观音山公园收到举报释印弘的举报信

这个假和尚有两三张身份证,分别叫何青台和王某某是湖南和湖北的一共有两张,叫韦吾弘是广西的,这三张身份证都是他的照片,只是身份证上名字不同、籍贯不同、年龄不同。

这个假和尚从上世纪8、90年代开始,从家乡跑到深圳靠卖假药、给别人看风水混迹江湖。他经常在深圳石岩湖度假村弘源寺一带活动。鸡贼的他发现庙里的功德箱来钱快,就找了一个叫昌悦的小和尚,认小和尚为师傅,然后就成了一名和尚。三个月不到,他就逼着小和尚改口叫自己为师傅,一切要听他号令。其间伙同其他几个社会人员打跑了住持,然后寻机霸占弘源寺,最后通过不法途径当上了该寺的住持。

一个假和尚,钱财来的快,挥霍的更快。一个弘源寺的收入肯定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后来又瞄中了观音山的观音寺(也许有人指点)。其实在2003年初,他就已经悄悄出手暗中布局了。本来观音寺原有出家僧人数名,假印弘盯上观音寺后,纠集党羽,如法炮制,暗中对原有僧人进行各种恐吓,并以暴力相威胁,迫使他们一个个离开了观音寺。

原有僧人被迫离开后,假印弘才粉墨登场,2003年7月份,他找到观音山的相关负责人说:“我在八十年代初十几岁时就已出家,是铭山大和尚和本焕老和尚的弟子。近日连续一个月梦见观音菩萨,因此找到观音山,希望能在观音寺开坛弘法。”他还信誓旦旦:“可自带数百万资金投入观音寺重建工程,并在三年之内筹集巨额资金,将观音寺修建完善。”

当时观音寺的僧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离去(其实都是假印弘暗地里所为),观音寺也需要一个主持一起建设观音寺并在这里弘法。假印弘这番自导自演,自吹自擂,终于得以蒙蔽了善良的观音山人,于是他就成为了观音寺住持,从此开始一步步独霸观音寺…

更为恶劣的是,在2004年上半年,他居然公然篡改历史事实,对外人宣称自己在2001年之前,他就来到了观音山的观音寺,而且2001年观音像建成开光典礼即由其主理。他还私下仿印了一万本开光纪念画册,暗中将永惺长老等人的照片换成了自己的照片。如此瞒天过海的欺骗世人,岂是正常佛教徒所为?

当然他急于当上主持并不是为了弘法,而是为了“捞钱”,这才是假印弘迫不及待想做的事情。

假印弘是有工资的。他作为观音寺住持,一个月在观音寺拿2000多元工资。但是他不满足,还“拿空饷”。他在观音寺挂了个“民新”的名字作为代理方丈(实际并不存在),一个月拿3000多元工资,这笔钱不出意外地都归入到假印弘一个人腰包。

这些钱对假印弘来说都是“洒洒水”,压根儿不够他各种挥霍,比如吃喝嫖赌、包养情妇、攀缘结交等。假印弘混江湖也有他自己的本事,他反应极快,江湖伎俩极其娴熟,比如说他跟一个人见面打眼一看就知道你高兴还是不高兴,他很会投人所好,见风使舵。

为了重建观音寺,从2001年举行奠基仪式之后,观音寺就开始接受八方信众的支持,前两年就有近百万元的捐款,观音山公园还将这些捐款人的名字刻在大悲殿南侧的石碑上。谁也没想到,假印弘把主意打到这上面——他每月从观音寺总收入中抽取80%以上据为己有,还造成了观音寺的许多大功德主所捐大笔款项不知去向。

这对在建设中亟须资金的观音寺来说,无疑雪上加霜。

更疯狂的是,假印弘还伙同他人,利用工程承包项目之际,左进右出,吃下了观音寺的工程款。

假印弘来时,观音寺要修建财神殿和综合楼。见此良机,印弘声称深圳某家俬厂老板陈某曾承建过上百万平方米的建筑工程,非常有实力,执意指定此人承建财神殿和综合楼,并以每平方米近3500余元的高价承包给陈某(比当时的市场价高出40%左右)。

陈某拿到项目后,再暗中以每平方米500余元的极低价承包出去,一承一转之间每平方米纯赚近3000元。因转包价过低,致使工程多次出现质量问题,特别是综合楼一楼的一根柱子因地基下沉而断裂,且工程完工时间一拖再拖。

陈某一无技术力量,二无施工队伍,从未做过建筑工程,假印弘与其串通一气,狼狈为奸,从财神殿等工程中谋取暴利。

自从2003年7月起假印弘到观音寺做了主持,又疯狂的贪污了大笔捐款,他开始有了为未来筹划的各种打算。首先,他就找了一个人当专职司机,这个人是他女朋友的弟弟张某平。后来,张某平就一天到晚载着假印弘出去攀缘、去喝酒、去潇洒。

因为假印弘手里有了贪污重建观音寺的大笔功德款,又从观音山公园投资建设财神殿的工程款中捞了一大笔,很快就抖了起来。为了能长期霸占观音寺,那么结交东莞市各种人物是必须的功课,当然第一个不会错过的就是市民宗局的关系,去民宗局拜会相关领导请客送礼你来我往肯定是常有的事。市民宗局新来的老领导不愿经常出门会客,吃吃喝喝的应酬自然落到胡某棋科长的身上。张某平当然是当个好司机鞍前马后的陪着,毕竟假印弘站得稳,他也会有很大好处嘛。

2004年下半年的时候,假印弘就开始跟观音山及观音寺的人吹嘘,说东莞市市长刘志庚是他的徒弟,让其他人都对他客气点,谁对他不客气就收拾谁!甚至还说,刘志庚在他的帮助下能步步高升能当上副总理或者总理。

640-4

配图:2016年刘志庚被查受审判无期徒刑

——其实也就是他学的一些邪术,他也就是通过邪门外道让想高升的刘志庚迷信,一个敢吹牛,一个愿意幻想,两者很快就沆瀣一气了。

攀上了刘志庚这层关系,假印弘不仅在樟木头开始狐假虎威,也成了东莞市民宗局的常客。他与民宗局的亲密往来这层关系,谁也不清楚是在攀上刘志庚之前,还是之后。

到了2005年初,可能假印弘这个假和尚折腾的违法违规的事情太多了,就传到深圳弘法寺住持本老耳朵里去了。

2005年3月的一天,百岁高僧本焕大和尚在印顺和尚及省、市宗教部门领导的陪同下视察观音寺(当时胡某棋也在场,还不是民宗局局长),等到他们在观音广场拜完观音坐在那里喝茶,印弘假和尚冒出来,本老就很不客气的对假印弘说:“我从来没收过你这样的徒弟,你不要冒充是我的徒弟在外面招摇撞骗,你要立刻滚出观音山,过段时间我还要来观音山重整观音寺,我要来当这个主持。”

本焕大和尚的义正词严,让印弘假和尚惊慌失措,连忙躲进房内不敢出来,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

假印弘怀恨在心,他很快找了两名年轻强悍的打手,叫他们临时剃光头,穿上僧衣在观音寺游荡,准备待本焕大和尚再到观音寺时下毒手。后被观音山员工察觉出这两人来路不明,完全不像观音寺僧人,严词责令此二人离开,并将此情况报告给本老,才避免了可能发生的灾祸。

这个时候,胡某棋居然私下威胁观音山众人,他说你们不能听那个老头的,那老头年纪大了头脑不清醒,这个印弘就是真正的印弘,这个印弘就是好和尚、好住持,你们不能赶他走,赶他走我就对你们不客气。

——一个宗教局的干部公然包庇维护一个假和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内幕,恐怕不用想都能明白其中的猫腻。

2007年,假印弘因长期贪污功德款被举报到东莞市民宗局和观音山管委会。东莞市民宗局无动于衷,没有采取任何调查等措施。观音山管委会在了解情况后上报给中央统战部,因为有本老及很多人作证,证明这个假印弘是假和尚,是冒充本老弟子的,所以统战部就命令要把假印弘开除出佛教协会,不能让他再当和尚。2008年6月,假印弘被免去观音寺住持。

中央统战部某局正式发文到东莞市民宗局,但是文件到了东莞市民宗局后,胡某棋就着急了,他不想让这些贪污功德款的事情暴露,所以他就做了很多手脚。第一,这份文件他就压着不让其他人尤其是观音山公园的人看到;第二,他通过自己的关系安排假印弘去了江门一个寺院,假印弘后来居然成了江门市佛教协会会长(某高僧透露印弘的会长职位是花了大价钱买的)。

640-5

配图:广东观音山收到举报释印弘的举报信

假印弘虽然不待在观音寺,但他没有善罢甘休,为了达到长期霸占观音寺的目的,假印弘和胡某棋又安排了他的一个哥们叫广一的人进入观音寺接替他住持的位置。释广一,原名叫果尚,江西人,他是一个真的出家和尚。假印弘让广一(果尚)进入观音山观音寺,接替他的位置。假印弘虽然被赶出了观音山观音寺,躲在江门,但是他还操纵着整个观音寺人员的任命。

释广一做住持期间,假印弘指使他和张某平等人偷偷的把大悲殿门外两边的匾额给换掉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匾额上面写的是捐款的人,捐了多少钱,一清二楚,就是功德主们的名字和款项。假印弘安排张某平等人这样做的原因,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捐了多少钱,不想让人查到这个钱的去向,就是消灭他们贪污的一个证据。

640-5

配图:广东观音山收到举报释印弘的举报信

还有一件事。观音寺是在观音山顶,风寒比山底要重些,年纪大一点的僧人容易有风湿,就有好心的功德主,捐赠了一套价值3万的汗蒸房设备,可以沐浴和蒸寒气给寺院的和僧人用,属于观音山观音寺的财产。结果假印弘就指使张某平把这一套设备强制性拆下来,开车送至江门假印弘的住处。说严重一点这就是盗窃啊,3万块,去公安局立案的话,会被判刑的。按照佛教说法,这是庙产,私自贪污要下地狱的!

张某平当司机期间,利用和假印弘的关系,把他的老婆罗某香和他的小姨子罗某妹和罗五妹的老公王某安排进观音山观音寺。张某平的老婆罗某香负责收清功德箱里的款项,张某平的小姨子罗某妹和他妹夫王某负责看管功德箱。从而印弘和张某平就能达到控制观音山观音寺的目的。而罗某香利用收清功德箱款项的职务便利,盗取功德款。

还有一件更惊悚的事情。2009年的时候,北京有两个在卡拉OK看场的黑帮分子,他们杀了两个人后潜逃到东莞联系上假印弘,然后假印弘就把他们安排到观音寺冒充和尚。因为观音寺进出什么人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不必向观音山公园汇报,而胡某棋还打着自己是宗教权威的旗号,任何人问他这些事情他就一口说这里边有宗教政策,这样就把别人挡回去了。所以观音寺就是他在幕后,假印弘在前台,控制整个观音寺。

假印弘掩护这两个杀人犯躲在观音寺一为了是帮他们躲风头,二也是壮大自己势力,必要的时候对观音山公园或其他威胁自己利益的人动手。

2011年的一天,观音山公园接到派出所的口头通知,说你们观音山上的和尚有两个人是杀人逃犯,是B级通缉犯,现在已经被北京市公安局抓回去了。为了不影响你们观音山观音寺的声誉,所以抓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没有在山上抓,等他们晚上下来在外面潇洒的时候抓的。——此事真是恐怖!观音寺变成了杀人凶手的藏身之处,幸好他们还没来得及在观音山作恶。

观音寺住持带头不受戒律贪污功德款,市民宗局干部胡某棋还成了他们的幕后老板。胡某棋还跟后来樟木头镇书记李某堂关系非常好,李某堂也曾多次指示樟木头的所有党员干部要支持观音寺,要听从假印弘的指挥,搞的观音寺里愈发为所欲为乌烟瘴气。

2018年6月23日,观音寺内发生僧人聚众斗殴的恶性事件。五名僧人因平时个人恩怨,在寺院内大打出手、群体斗殴、性质极其恶劣。

胡某棋2018年的时候还是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的副局长,后来他买通了广东省民宗委的一个领导,2019年,就由这个领导推荐他当了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的局长。这个领导黄某也于2020年4月份已经落马双规了。

胡某棋等人对于以上观音寺发生的种种恶劣事迹,从来都十分清楚,他明知观音寺假印弘等团伙掌控观音寺的违法问题,不仅没有履行主管部门领导的相关职责,反而报复和威胁检举人,这背后难道没有隐情?

2009年4月某天,胡某棋在樟木头镇政府办公大楼指着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负责人黄淦波说:“你再说观音寺有黑恶势力的事就把你抓去坐牢。”——他这么随口就说要抓人去坐落,还不是仗着党和国家赋予他的权利吗?而且,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不止一次的恼羞成怒、破口大骂,而当现场有其他多人的时候他又矢口否认、拒不认账。

观音山捐赠世界最大花岗岩石雕观音像

胡某棋当上局长以后,继续贪污功德款,贪不到或者将要暴露的时候他就要毁灭证据。2019年初全国宗教整改通知下来,胡某棋仿佛拿到了尚方宝剑,拉开一副随时置观音山公园于死地的架势。

2019年4月份,观音山负责人黄淦波接到胡某棋消息,让他4月26日和市委统战部及樟木头镇党委几位领导一同去佛山南海国家地质公园,广州番禺莲花山旅游区考察学习宗教整改。在学习完后的会议上,黄淦波当着众多省、市领导的面质问胡某棋,观音寺释印弘、张某平司机等人贪污功德款的事,反映多次,为什么不管?你敢公开自己的财产吗?胡某棋当面否认,并威胁黄淦波不得乱讲。

——胡某棋非常肯定就怕这个事情盖不住,盖不住他就要去坐牢,观音山公园从2015年开始每年一百多万游客,功德款的数额巨大,初略估计也有上亿元功德款。如果能借宗教整改之机铲平观音像、关掉观音寺,顺手把观音山公园灭掉,那么他的罪证就没了,就可以安心过他的太平日子了。

——另外据知情人透露东莞数十个宗教场所,一半以上的宗教场所寺院的功德箱都被他通过各种手段指使人控制着,这些年累积下来贪污的数额非常惊人。

2019年的5月,按东莞市有关部门头通知《关于樟木头观音寺露天佛像开展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没有正式发文。观音山公园把山顶观音广场的斋菜馆、工艺品店等店铺全部关闭并撤离观音广场。2019年9月初东莞相关部门把1万多㎡的观音广场正式进行围蔽。

2020年3月17日,东莞市民族宗教局和樟木头镇委、镇政府及广东省统战部又发来新的整改内容,要求由樟木头镇石新社区居委会、观音山森林公园、黄淦波以及东莞市佛教协会共同签署了《捐赠协议书》,将观音造像无偿捐赠给东莞市佛教协会,观音山公园积极配合,按时完成捐赠协议,并且该协议书由广东省东莞市东部公证处公证。

640-6

配图:樟木头镇石新社区居委会、观音山森林公园、黄淦波以及东莞市佛教协会共同签署了《捐赠协议书》,将观音造像无偿捐赠给东莞市佛教协会。

640-7

2020年5、6月份,胡某棋两次来到观音山找观音山管委会开会,在不说明原因的情况下,单方面粗暴宣称捐赠协议不合法,属于违法协议,至于哪些条款违法,也不给任何明确解释。并且声称,如果签了协议,观音广场很快就能开放;如果不签,他会指挥人从观音山下重新开辟一条道路直达观音广场,以后让观音山公园连门票钱都收不到!

2020年6月21号,由樟木头镇社会事务局蔡福良发给观音山管委会一个《解除合同协议书》,这个协议书就非常简单,只有一条,就是说捐赠协议不合法,然后“4方协商一致同意解除上述《捐赠协议书》,自签订本协议之日起,上述《捐赠协议书》一切权利义务终止。”。并且声称只要在这份解除合同协议书上签字后(原捐赠协议不作废)即可开放观音广场。

——问题是,观音山公园方面不可能同意这样草率(挖坑式)的协议。观音山已经将观音像捐赠出去,并做过公证,如果观音山公园接受新协议签字将观音像收回,那岂不是落入圈套?这个圈套就是:第一,你违反了公证法,公证法规定,签署的协议不能够更改;第二,你言而无信;第三、观音像按照国家政策必须在宗教团体手上,你现在又把它要回来了,这观音像等于在你的企业手上。

一旦签下该协议,按照国家宗教政策,胡某棋第二天就可以安排人把观音像拆除,把观音寺关停,为此就可掩盖自己包庇纵容释印弘黑恶宗教势力,涉嫌瓜分大笔功德款的犯罪事实。这番谋划真是阴险又高明。

观音像顺利开放幕后黑手终暴露

天佑观音山观音寺,大慈大悲的观音像最终被保住,没有被强制拆除。2021年1月24日,围蔽一年多的观音寺观音像正式对外开放,胡某琪的阴谋落空。

真是一波三折,人间正道是沧桑。

然而,观音像虽然没有被拆,顺利对外开放,但针对观音山的打击报复却从未停止。

2021年2月,胡某琪阴谋落空,自然极不甘心,他就和印弘密谋策划了“观音山坟墓事件”。原来,观音山相关负责人接到的神秘举报电话,正是这次观音山坟墓事件的参与者之一。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2021年3月上旬,东莞有4位曾经是厅处级的退休干部,想寻一块风水宝地修建坟墓,胡某琪得知一则消息后,连忙和对方取得联系,并透露自己有一好友,对于风水研究建坟这块,算的很准。

2021年3月中旬,胡某琪和印弘密谋后,印弘便指派自己徒弟连夜赶往东莞接触这4位退休的厅处级干部。印弘这徒弟今年40来岁,在江门市某寺院做监院,是印弘的手下。他接到任务和4位退休干部接触后,便说通过自己作法算到东莞樟木头镇的观音山公园内有一块风水宝地,极其适合墓葬。只要葬在那里,子孙后辈个个都能当大官发大财。4人听后,第二天便考察了观音山公园,一看不得了,观音山这个地方确实是个风水宝地,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太适合墓葬了。

这才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观音山监控设备突然失灵,几个黑色身影带着工具进入观音山园区,原来是毁林建坟去了。

那么观音山相关负责人为什么知道这件事呢?

原来,“观音山坟墓事件”在微博上闹的全网皆知,4位退休干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4人是被胡某琪这阴险之人挖坑当成枪使,用来打击报复观音山的子弹了。

按照胡某琪的阴谋,这观音山一旦向上举报,便会触犯到4位退休干部的利益,到时候双方自然会产生矛盾。

好一招借刀杀人!

4位退休干部反应过来追悔莫及,所以才向别人漏了口风,希望观音山能赶紧联系微博,撤销其“坟墓事件”的曝光。他们只想安安稳稳的退休,不想沦为棋子,卷入胡某琪打击报复观音山公园的风波中去。

为此,观音山坟墓事件才真相大白。

然而,阴险狡诈的幕后黑手东莞市民宗局局长胡某琪依旧身居要职,手握重权活的潇洒,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640-4

配图:江门市佛教协会的会长印弘

而“男二号”黑手印弘,依旧坐着他的江门市蓬江区叱石观音寺住持,担任着江门市佛教协会的会长,面色慈祥的念着阿弥陀佛。谁能想到,如此圣洁的袈裟下,竟藏着一个五毒俱全的奸恶之徒!

来源:本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