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市一家民企在广东省公路工程领域叱咤风云谁在撑腰?

20210408063247703

在河南省林州市,一家从事公路工程劳务分包的民营公司,多年来却在广东省公路建设领域叱咤风云,屡屡拿到工程。甚至可以随意虚报工程价款,并且得到发包方的支持和认可。

这家河南林州的工程劳务公司之所以能受到如此优待,究其原因,不是因为该公司管理和业务能力比同行业都强,而是因为该公司的原法人代表王某军的姑父,是广东省交通运输厅的一位副厅长。

在这位副厅长姑父的关照下,王某军先后拿到多个工程项目被内定,先进场施工,后走程序补办手续,不但业务接连不断,而且是高价中标,赚得钵满仓肥。

广东省交通运输厅这位副厅长关照的这个民营劳务公司,原名叫林州市路通市政某工程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林州市路通公路某工程有限公司,公司的原法人代表为王某军。公司成立于2011年06月03日,注册地位于林州市振林办闫家台北街某号鼎胜宜嘉某苑小区某幢某单元402。

这位所谓的企业家,在发迹之后,钱财丰厚使其头脑膨胀,不但和婚外第三者有染,并且以姑父是广东省副厅长的名誉,以介绍工程为由,在社会上招摇撞骗,整日吃喝嫖赌,让意欲承揽工程者屡屡买单。例如,林州市姚村镇王某明,一个在东莞做管道配件生意的,想做工程,“中招”供王某军吃喝花费上百万元,生意也倒闭了。

如今这个领导干部的亲属,又干起了换老婆的“美事”,为了达到不给离婚后的妻子和孩子分得钱款,退出了这个公司的股东,不再担任法人职务,在当起了实际控制人。

林州市路通公路某工程有限公司又更名为河南顺晨公路某工程有限公司,公司法人代表更换为邓某兵。王某军所经营的林州市路通公路某工程有限公司,在其姑父副厅长的关照下,先后拿到诸多广东省的高速公路工程。曾参与承建国家高速公路珠江三角洲环线广东省中山市沙溪至月环段、乐昌至广州高速公路樟市至花东段广东省信宜(桂界)至茂名公路项目、仁新高速LM1标、仁博高速LM6标等高速公路路面工程劳务运输、乐昌至广州高速公路第LM合同段抛丸打砂工程、揭博高速T22标、广明高速S2标、云高速L标等高速公路桥面抛丸打砂、防水、透封粘层、劳务施工。

主要参与的工程,自2012年开始,主要从广东省某大公路工程某公司手里得来,接连不断。2012年,国家高速公路珠江三角洲环线,广东省中山市沙溪至月环段路面工程的劳务运输项目。2013年,乐昌至广州高速公路樟市至花东段第LM1合同段路面工程的劳务运输队。2014年,乐昌至广州高速公路棒市至花东段第L合同段桥面防水基面预处理,碎石封层。2014年,广明高速02标路基防护工程施工工程。2014年,揭博高速T22标桥面防水基面预处理工程。2015年,潮惠16标桥面防水基面预处理工程。 2015年,广东省信宜(界)至茂名公路项目路面工程第LM2合同段路面工程的劳务运输项目。2015年,平兴一标桥面防水基面预处理,碎石封层工程。2016年,广佛L标桥面防水基面预处理,碎石封层项目。2017年,广东省仁化(湘界)至博罗公路仁化至新丰段LM1合同段路面劳务项目。2017年,仁博高速LM6合同段路面路面工程的劳务运输项目。

王某军在这位副厅长的关照下,不但能拿到广东省的国企竞得的项目,也能拿到广东之外国企竞得的项目。总之,只要是在广东省交通厅治下的项目,都可随意承揽。例如,2014年,揭博高速723标桥面防水基面预处理桥面防水、碎石封层工程。2017年,汕头湛江高速公路云浮至湛江段及支线工程路面工程第LM1合同段附属设施劳务工程。 2017年,汕头湛江高速公路云浮至湛江段及支线工程路面工程第LM2合同段桥面抛丸工程。2017年,潮州漳州高速公路第LM1合同段透封粘工程。2020年7月20日签订的梅大高速公路梅州东环支线项目土建工程2标桥面及隧道路面抛丸处理施工队工程。2019年至2021年,开阳高速增平市沙湖镇1600左右水稳加沥青料运输工程。2021年茂名茂站TG1标950万左右水稳工程。增平市沙溯1600左右水稳加青料输工程项目。

据反映人称:上述工程先后被内定,没有经过招标就进场施工,后补办手续。例如,2017年,广东省仁化(湘界)至博罗公路仁化至新丰段LM1合同段路面劳务项目。2013年,乐昌至广州高速公路樟市至花东段第LM1合同段路面工程的劳务运输队。上述两个项目当时都是以林州市路通某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参加的工程。以河南顺晨公路某工程有限公司名义参加的项目,2020年7月20日签订的梅大高速公路梅州东环支线项目土建工程2标桥面及隧道路面抛丸处理施工队工程。 2021年茂名茂站TG1标950万左右水稳工程。增平市沙溯1600左右水稳加青料输工程项目。

据知情人透露,王某军为了获取不正当利益,增多次给某长某工程某公司三分公司一位名为何某杰的领导行贿,其中,2019年1月25日,通过ATM机一次就给这位何某杰领导行贿10万元,10万元分10次汇入,一次汇1万元,汇款账号为6227003***。这位领导在收受贿赂后,给王某军所干的工程多支付了100多万元。随后,在知情人路某的举报下,该公司又将此款进行了扣减。但是,王某军行贿和何某受贿的违法犯罪行为却没有收到追责。

为了牟取利益最大化,王某军多次造假账,使用阴阳合同,把承包的工程施工合同,改为劳务合同。用劳务合同应付税务机关,通过购买大量发票或假发票,虚列开支项目等,骗取国家税收资金,偷逃应缴纳的税款,数额巨大。2016年,王某军购买发票2000元,2016年通过王某芬购买35000发票。2017年10月13日,通过王某军手购买20000元维修票。10月27日,通过王某芬购买77000耗材票。11月2日,通过仁化工地一位贾某军购买97870元发票,还购买一张134440元发票。11月18日,通过这位王某芬又购买投影机发票一张,价值122298元。11月26日,购买轮胎发票97900元,12月5日,购买机械租赁发票1085700元。更为严重的是,不但购买普通发票,而且还购买增值税发票。2018年9月购买增值税发票18050元。

河南林州王某军利用自己姑父是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的身份,在广东省高速公路行业承揽工程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先例,从1997年以来,河南、四川、广东、贵州、江苏、安徽等省区的14个交通厅长、副厅长因为经济问题受到查处。这些领导干部主要是在党风廉政建设方面不廉洁,利用手中的权力,钻交通工程建设领域漏洞,插手工程建设项目,为亲属子女和特定关系人牟利,形成了较为普遍的裙带关系。在具体项目中,通过给相关人员打招呼的方式帮助其中标或承揽工程,再给亲属分包承揽项目,严重违反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

前不久,广东省交通厅原厅长牛和恩,因涉嫌受贿250多万元、滥用职权把工程发包给“准女婿”给国家造成1.109亿元损失,收到查处。难道王某军利用亲戚承揽工程,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偷税漏税,使用虚假发票就能成为例外?

原文链接:http://www.dfzd8.com/new/2021/guonei_0408/34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