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不送礼环保证被撤销?莆田首个“民资回归”遭迫害

文:武小道

“经技术改造后,我生产的产品和废气完全符合环保要求,也取得了排污许可证,于是便停止向环保工作人员送礼;但‘断礼’后,他们就前来找茬了,一直搞到工厂倒闭。”福建莆田仙游县红星化工原料有限公司投资人林福霖先生义愤填膺。

林福霖为响应县领导“民资回归”号召,于2002年回到仙游投资,成立的红星化工,生产的是玻璃管。他的回归,得到了时任仙游县委书记李德金同志(现任副省长)的高度赞扬。据称,这是莆田首家“民资回归”项目,在红星化工开业时,时任莆田市长的詹毅同志,还亲自到场剪彩。

unnamed-file-19

△时任莆田市长的詹毅同志(中)为红星化工开业剪彩

但是,由于该企业名称中有“化工”二字,环保部门便成了“常客”,每次前来执法检查,林福霖都得宴请,并送上红包。据林福霖称,从2003年至2008年,他每逢过年过节、执法检查,都被莆田市、仙游县两级环保部门官员索贿,每年花费30多万元,六年共计200万元左右。

一直“供奉”何时才是尽头?2008年,他投入1200多万元对工厂进行技术改造,技改后于2010年取得了仙游县环保局颁发的《排放污染物许可证》。从此,他就规规矩矩搞生产,再也不向环保局送礼行贿了。

可“断礼”引来的是环保局的关门打狗,直至排污许可证被撤销、企业被整倒闭。

unnamed-file-20

△排污证被撤销后林福霖要寻短见

技改后获得环保排污许可证

作为曾任职仙游县政协委员、上海萧田市商会副会长、上海仙游商会常务会长的林福霖,一直在上海宝山、嘉定、浙江长青等地办实体企业生产玻璃管。

2001年,时任仙游县委书记的李德金同志、县长林素钦同志向他发出招商引资邀请,邀请他回仙游进行投资。

为报效家乡,支持仙游的经济发展,他于2002年4月回乡投资成立了仙游县红星化工原料有限公司,专业生产节能灯轻红丹玻璃。

unnamed-file-21

△时任莆田市长詹毅(右一)、县委书记林素钦(右二)参加红星化工开业典礼,左二为林福霖。

林福霖生产所用的原料、工艺等,均与上海、浙江等地同类企业一模一样,对周边环境没造成什么的影响,前几年的生产经营也都非常顺利。

直至2008年,仙游县环保局突然以“吸取郊尾血铅”事故教训为由,责令红得化工停产技改。

郊尾铅冶炼厂发生环境污染事件,与红星化工何干?尽管林福霖对此很不理解,但仍然配合政府管理,投入1200多万元进行技改。

技改后,红星化工生产的设施、工艺特点、原料等均与原来不同,特别是工艺已居全国同行业先进水平。

为了证明技改效果,仙游县环保局还对红星化工生产混合原料及试产的产品进行随机抽样,并送往省地质测试研究中心进行含铅测定,结果是基本上为不涉铅生产。

但尽管红星化工已作了比其他同类企业更加严谨的努力,结果还是无法获得县环保局的支持,环保局从环评审查开始,就乱作为了。

2010年6月,县环保局对红星化工作环评审查时,要求红星化工书面承诺生产辅料“不得含铅”,并表示不作出承诺就不予环评审查。

但在红星化工违心被迫作出承诺后,这个按国家规定标准可以在限值内排放铅废气的生产项目,县环保局在审查意见中却改成了排放废气“不得含铅”。这一改动,为环保部门对红星化工的打压埋下祸根。

2010年12月,县环保局在对红星化工进行项目环保竣工验收时,多次进行废气监测,结果铅废气排放浓度均在0.25mg/m3—0.38mg/m3之间。

为此,仙游环保局向省环保厅请示,省环保厅答复称“国家环保总局给河北省环保厅的函复同样适用于我省”,即铅废气浓度按综合性标准,在0.7mg/m3限值内属于达标排放。因此仙游县环保局于2010年12月27日对红星化工予以竣工验收审批,于2010年12月29日颁发了排污许可证,允许其正式投产。

unnamed-file-22

△红星化工依法获颁排污许可证

排污许可证莫明被环保局撤销

取得排污许可证后,红星化工便规规矩矩地专心从事生产经营了,但五个月后又发生了变故。

2011年5月,仙游县环保局突然书面通知红星化工。通知书提及三点内容:一是提出红星化工铅废气排放应适用行业性标准,而不能适用竣工验收时定的综合性标准;二是撤销环保竣工验收批复;三是收回排污许可证。

实际上,收回红星化工的排污许可证并不是仙游县环保局的本意,其指令来自莆田市环保局。据称,2011年3月9日、3月30日,莆田市环保局组织监督性监测,测出红星化工废气铅浓度分别为5.18mg/m3和2.15mg/m3,监测结果表明红星化工铅及其化合物排放超标,并出具了监测报告。

仙游县环保局认为,莆田市环保局的监测报告具有法律效力,可以作为评判的依据。2011年5月3日,莆田市环保局对红星化工存在的问题专门下发《关于对仙游县红星化工原料有限公司相关问题依法处理的通知》(莆环保[2011]131号),明确指出该公司铅超标,不具备环保设施竣工验收条件,要求县环保局撤销竣工验收批复文件,并责令红星化工停产。

根据市环保局监测报告及文件通知要求,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五十四条“公务员执行公务时,认为上级的决定或者命令有错误的,可以向上级提出改正或者撤销该决定或者命令的意见;上级不改变该决定或者命令,或者要求立即执行的,公务员应当执行该决定或者命令,执行的后果由上级负责,公务员不承担责任;但是,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为此,仙游县环保局认为,根据规定要求,上级环保主管部门指出该局对红星化工环保验收执行的排放标准不符合规定,企业不具备验收条件,要求该局撤销竣工验收批复。作为下级环保部门,必须服从并执行,撤销竣工验收批复,要求企业执行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此举,是对企业执行排放标准的纠正,没有对企业造成损失。

而林福霖认为,莆田市环保局的监测报告是不客观不公正、甚至是虚假的。就算在红星化工技改前,其铅含量的监测数据最高值也只有1.36mg/m3。然而,在花费1200多万资金进行技改后,铅含量排放反而不降反升了?这完全是胡扯!

关于莆田市环保局监测数据存在问题一事,在红星化工诉仙游县环保局一案中也能体现。

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莆行终字第201号行政判决称:“被上诉人仙游县环保局主张其组织了重新监测,但至今未向本院提供相关证据,存在举证瑕疵。”

事实上,仙游县环保局的再次监测也否定了莆田市环保局5.18mg/m3和2.15mg/m3的监测报告。2011年5月底,该局对红星化工的再次核对监测时,测出的铅含量浓度为0.38mg/m3,这与红星化工自行委托第三方监测出的结果是一致的,因此该结果比较客观。

但是,尽管仙游县环保局明知红星化工的铅排放并没超标,但在上级莆田市环保局的压力下,他们还是被迫撤销了红星化工的环保竣工验收批复,收回排污许可证,责令其停止生产。

unnamed-file-23

“断礼”或是企业倒闭的根源

排污许可证被撤销将意味着什么?也就意味着企业不能再生产,意味着150多名工人失业,意味着工厂倒闭。

那么,这个经严格审查才发放出来许可证,怎么说撤销就撤销了呢?原来,莆田、仙游环保部门对红星化工搞出“双重标准”。

仙游县环保局在对红星化工环保竣工验收时,适用的是《大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该标准执行的铅排放浓度为0.7mg/m3。

适用综合性标准向红星化工颁发排污许可证前,仙游县环保局曾向莆田市环保局、福建省环保厅均请示过,省市厅局对仙游县环保局执行该标准并无异议。

在撤销红星化工的环保竣工验收批复,收回排污许可证时,仙游县环保局第一步是根据莆田市环保局5.18mg/m3和2.15mg/m3的监测结论。如果红星化工的铅排放浓度确实高达2.15或5.18,那么环保局执行综合性标准让其停产也没话说。

但是,仙游县环保局于2011年5月底对红星化工再次核对监测时,监测出的结果仅为0.38mg/m3,并未超出0.7mg/m3的综合排放标准。

未超标怎么办?下面又顶不住莆田市环保局的压力。于是,仙游县环保局便搬出了两样东西。

其一,适用《工业炉窑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该标准为行业性排放标准,执行的铅排放浓度为0.1mg/m3。

其二,拿出环评时红星化工作出的承诺书。当时环保局强制红星化工作出排放废气“不得含铅”的承诺,若含铅就自愿关停。

环保竣工验收时适用0.7mg/m3的综合排放标准,而受到莆田市环保局的压力后改用0.1mg/m3的行业排放标准。如此“双重标准”,这不是要将企业置于死地吗?谁为企业的损失担责?

林福霖称,当时与红星化工使用同样工艺生产玻璃管的炉子,在全国有80多座,其中不乏北京、上海和广东。生产至今均未发生过一例因铅排放造成的环保事故,也没有一家企业被环保部门叫停过。

然而,莆田仙游却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unnamed-file-24

△林福霖无数次为助残助学献爱心

同时,关于排放废气“不得含铅”的承诺,是被仙游县环保局强制作出的,这并不是红星化工的本意,是不具有法律效力的,其本质是环保部门不担当、不作为、懒政的表现。试想,倘若让所有工业企业都作出排放废气“不得含铅”的承诺,而环保部门就用该承诺进行执法,那么还有几家企业能够正常生产经营?

其实,环保部门非得将红星化工关停不可的根本原因,或许并不是适用哪个排放标准的问题,而是“断礼”。

据林福霖称,在红星化工技改前的2003—2008年,他每年都被莆田县、仙游县两级环保局官员敲诈索贿。其中包括莆田市环保局某代局长、环境监测科长、监测站站长、仙游县环保局长等官员。

此外,每个月都有市、县两级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前往红星化工进行“执法检查”,每次基本都有十几人。并且,他们每次前来,林福霖都得安排宴请吃喝,临走时还得送上红包。红包的金额为,带队的2000元,同行人员1000元。

除了宴请吃喝,有时还得安排他们上KTV找“小姐”娱乐。每次“执法检查”,平均耗费林福霖约3万元左右。

但从2008年红星化工技改以后,林福霖自认为工厂已走向正轨。尤其是在2010年12月29日获得环保部门颁发的排污许可证后,就再也不给市、县两级环保部门的官员送礼了。就连环保工作人员前来“执法检查”,林福霖也只是象征性地安排一下工作餐,不再发红包。

结果,“断礼”后的好景还不到五个月,莆田市环保局就上门找茬了,也就有了前述一系列关门打狗的问题,直至企业停产倒闭。

排污许可证被撤销,导致企业停产。企业一停产,就还不上银行贷款。2019年8月2日,仙游县人民法院将红星化工的房屋和土地裁定给了莆田市富林投资有限公司,但对厂内近3000万元的机器设备,既不作评估,也不作拍卖,留下了一个大烂摊子。

由于环保部门和仙游法院的不作为、乱作为,导致红星化工150多名员工失业,其中包括40多名残疾人,给社会安定稳定埋下了极其严重的安全隐患。

为此,希望莆田和仙游县相关部门能拿出智慧,及时化解红星化工的社会矛盾,维护一方稳定。(廉洁视角)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i9j-qDuGoRLnytMGJIhEA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