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四十一 ● 莫名其妙盗窃案

现场触目惊心,让人惨不忍睹!

星河公司成吨的商业信函被送往造纸厂准备化为纸浆

37d3d539b6003af3b739b28ddd7c4a5b1138b63e

周兴和得到职工报告,当即放弃了休假就往事发地赶去。5月5日下午,当他心急火燎地赶到那里时,两位职工告诉他,5月4日晚上,还是那几个男女,又指挥4辆三轮车从邮政局拖出十几条胀鼓鼓的麻袋,同样卖到了那个废品收购站。这回,他们卖了800多块钱。当周兴和 等人赶到现场时,废品收购站破烂的库房里,确实堆着几十条麻袋。打开倒出一看,千真万确,确实全是一叠叠星河公司的信函和资料!面对那大堆大堆分拆开来崭新的信函时,在场的每个人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愤怒使得周兴和脸色铁青,他真像被人喂了苍蝇,翻肠倒肚起来——他撞破脑袋也不敢相信,堂堂的邮政局,竟然会干这样无法无天的事!从他做孩童起,这样的事,那简直是闻所未闻哪!

周兴和的儿子、担任公司副总的周开洪拿出摄像机,当即将几个杂工还在分拆信函的场景拍摄下来。

当天下午4点钟,周兴和打110报了警,半个小时后派出所两名警察来到现场,但他们只是淡漠地看了一下,转身就准备离开。周开洪忍不住提醒他们:要不要做一个现场笔录?一名姓杨的警察才极不情愿地掏出笔,草草做了个笔录。

两名警察走后,周开洪见两位警察的态度如此冷漠,实在不放心,他又打电话到法院咨询。一位法官建议说,在此情形下,应叫警察封存现场,进行证据保全。周开洪立即驱车前往派出所,请求他们封存现场物品,但被拒绝。

既然如此,周兴和当天晚上只好求助于新闻媒体,向他们举报了邮政局个别工作人员的不法行为。真有这样的事么?这真是当今社会的一大奇闻。成都一些媒体的记者们闻讯火速赶到了事发地,对事件进行了初步采访。

《十万信函“寄”到了废品站》,10月6日,成都一家报纸率先披露了星河公司信函被卖到废品站的这一奇闻,随后国内数十家媒体纷纷播发或转发了这条新闻。在记者们采访废品收购站老板时,这家老板声称,10月4日晚被卖到他那里的信函共2500斤,共有10万封左右。

第二天,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和四川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新闻记者在现场采访时,一位姓白的大姐提供了更让人震惊的事实:她在废品站还看到了一大麻袋私人的信函。这位大姐说,有个封信里还夹了张一个小女孩的照片。那个小女孩很漂亮,大大的眼睛、卷卷的头发,笑起来还有一对小小的酒窝。

与白大姐同样在这里看到过私人信件的还有许多人,有些人拆开信件,看到人家的私隐处,还相互插科打诨,嘻嘻哈哈一起疯笑不已。

四川一家旅游产品公司的老总告诉记者,该公司在该市邮政局提交了50万封信函,可也几乎没有任何收效。他的这些信函多次查无下落,也怀疑这些邮件遭受了与星河公司同样的命运,被“寄”到了废品站来。

与此同时,事发所在地检察院应星河公司请求,出动人员到废品收购站封存了现场的22麻袋信函。第二天上午,在检察院的要求下,废品站出钱请人对这些信函进行清点,34名杂工从上午9点一直数到晚上8点,才把这些信函数完,总数近18万封。

此事一经媒体披露,国内外舆论一片哗然。成都等地像炸开了的锅,政府、邮局的电话几乎被市民打爆,人们纷纷谴责这种“极端违背职业道德和公众信誉”的行为。

在沸沸扬扬强大舆论压力下,当天下午,一名男子到派出所自首,声称对10月3日、4日两起信函被卖事件负责:“这些信函是我一个人偷的,与其他人无关。”经查,这名叫李姓的男子,是邮政局商函处理中心业务主管钟某的姑父,事发前在邮局打杂,有时也帮忙盖盖邮戳。

事到如今,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又接二连三发生了。

直到10月16日,该市政府通过当地媒体,宣布此次信函被卖事件是一起盗窃案。再经一番波折,10月23日上午,市公安局一位领导才接受了记者采访,向媒体通报了“案件侦破过程”:这起“盗窃案”涉案人员共有2男3女,他们都是农村人。9月30日下午,李某找侄儿钟某要了钥匙,当晚住进商函制作室,看到成堆的信函后,此人“动了邪念”,心想“老子偷他几捆去卖,他们也不会知道”。之后,李找来其余4人,一起在商函中心分拆信函整整两天,然后将这些信函卖给了废品收购站。“此次事件纯属李某等人的个人行为,是一起偶发的盗窃案件!”公安机关对此做出结论道。

真像该市警方所说,这果然是一桩盗窃案件么?

末了,周兴和义愤地往桌子一拍:即使自己倾家荡产,也要和邮政局的人对簿公堂;即使官司输得一败涂地,也要让全国人民看清有些人道貌岸然背后的嘴脸!(作者:舒德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