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三十 ● 葫芦里卖什么药

b21c8701a18b87d693a5dae0bbac493f1d30fd92

周兴和深深吸了口气,一个人信心十足地走进会场。

为落实朱镕基总理的指示,适应市场经济需要,四川省首次在科技运行和管理中引入竞争机制,为改变过去那种科研课题在研究、试验、生产均由国家指令性计划安排的封闭运作方式,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关键地方,1998年8月22日,省科委首次召开了科研项目招标新闻发布会。省委副书记杨崇汇、副省长李进等领导出席新闻发布会并讲话。就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城郊秸秆综合利用技术》的招标公告,面向全国招标。

周兴和与他的“星河建材厂”闻风而动,参加了这次科研项目的投标。参加投标的企事业单位,据说有200余家,招标消息发出后,家家都在各显神通志在必得。仅8月25日,招标小组就售出标书达129份,经过筛选,留下56家科研院校和企业继续竞标,其中包括中科院成都分院在内的各大科研院校和知名企业。激烈的竞争中,在招标工作领导小组那里,经常都有人去为某些科研院校、企业做工作,说情的人络绎不绝,甚至包括一些省市领导。这时,周兴和的企业认真讲,算是“四无”企业:他本人无职称、无文凭、企业无经济实力、也无后台。但经过他不懈努力,“星河建材厂”总算进入了前8名。

俗话说:“秋夹伏,热得哭”。周兴和记得,这一年立秋过后仍十分炎热,当他走进成都市政府第一会议室时,里面满满坐着人,使整个会场的空气更加炽热。

1998年9月15日,四川省秸秆研讨会在这里召开。

这次会议名为研讨会,实则就是评审各竞标单位对秸秆综合利用的科研生产方案。参加这次会议的有省市县各级领导、相关部门上百个专家,共有400多人。在对入围预选8家单位中,最后又从8家单位中筛选出4家参加这次会议。因招标领导小组对周兴和持有一些偏见,“星河建材公司”3次上了参会名单,又3次被大会秘书处删除。最后还是主持招标工作的省科委副主任任绍辉力排众议,最后拍板:“据我所知,真正把秸秆用于生产建材,且获得国家发明专利的,在四川只有‘星河公司’一家,这次会议他们应该有个代表。”

“这个任主任,我与他素昧平生,但他尊重科学,坚持真理,对共产党这样的干部,我发自内心尊崇他们。”周兴和说,“如果我们党的干部都像他那样出以公心,清廉无私,那我们整个社会环境就可以说风清气正了。”

据了解,这个知识分子出身的任绍辉副主任,后来四川科技厅的副厅长,此前曾任过巴中县县委书记、达县地委书记,由于勤政务实,官声颇好。为秸秆综合利用,他在招标前就做过大量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心中自然有数,所以无论有多少人递条子打招呼,他都能坚持自己做人做官的基本准则。难怪直到现在,周兴和只要一提到他,都发自内心地感谢这位坚持原则的领导。

这样,被挤掉3次的周兴和才有幸名正言顺地走进会场。

“下面由各企业代表就秸秆综合利用方案发言。”会议由四川省代省长蒋民宽主持。由于这是国家总理都关注的项目,各级领导当然都不敢有丝毫的马虎,会议在严肃认真的氛围中进行。

参加会议的4家企业代表,规定每家代表发言20分钟。会议开始前,周兴和找到招标小组,希望能安排自己在前面发言,可由于说不清的原因,招标小组却专门把周兴和的发言排在了最后。

发言的单位都专门安排了口齿伶俐、善于语言表达的人在大会介绍情况,他们个个在发言中都声情并茂,极具感染力和煽动性,赢得众位专家频频点头——该怎么来阐明自己的观点呢?周兴和一边在听着前面3家单位的情况介绍,一边在紧张思考着这个问题。看来,再按部就班重复前面几个人所讲的问题,只能让领导和专家们感到味同嚼蜡,再增加他们的听觉疲劳罢了。在第3家发言时,周兴和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快12点了,会场上的人已经有些不耐烦起来,有人已开始离席往外走了。

这时,周兴和想起《演讲与口才》书中介绍的两个案例:一个讲的是80年代初期,国内一个厂家研制了一种新产品,他们的情况和周兴和现在的情形差不多。别的企业发言时间有10分钟,而他们厂长发言时间只有5分钟,可这个精明厂长发言时却只用了3分钟。他自我介绍的最后一句话是:很抱歉,我这个人个子矮,为了让大家看得见我,我只好站着发言。他说,我们的产品今天就不给大家详细介绍了,晚上我们给大家安排了一场新电影,时间是6点半,大家工作很辛苦,就请大家看电影吧。当代表们6点半准时到场时,厂长上前对大家说:哎呀,我这个人真是个马大哈,连放电影的时间都稿错了。刚才他们才告诉我,放电影的准确时间是7点整,真对不起大家。这时他的员工在座位上却突然向他提问了:“刘厂长,下午你还没介绍你厂的产品,你们到底生产的是啥产品,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这个厂长回答说:“我这个人不但个子矮小,而且做事总是粗心大意,看来是个不称职的领导。这样,离放电影还有半个小时,为了不让大家空坐无聊,我让工作人员给大家发点资料看看。”这样,这个厂研制的新产品一炮打响!

让周兴和记忆犹新的另一个案例是:当年的美国总统罗斯福,虽然他身体残疾,但他以自己超凡的智慧、能力和口才当选为总统。当他走上总统就职演讲台时,还没来得及讲话,台下一位议员为了羞辱他,说:“罗斯福总统,你看你父亲给我补的这双鞋,现在又穿烂了,你看怎么办?”罗斯福笑了笑,把自己的演讲稿放在一边,亲切地对这位议员说:“我非常感激这位议员先生,提到了我的父亲。是的,我父亲的确是个修鞋匠,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他老人家怎么教我去做事,如何教我去做人。他老人家在替别人补鞋过程中,一针一线做得那么仔细,那么认真;有的人没有钱,他也免费为他补鞋,有钱的人去补鞋,他也从不多收人家一分钱——难免在他老人家死了5年后,他给人补的鞋有人穿破了,这没关系。子承父业,作为儿子,我愿意将我父亲补过而又穿烂了的鞋,亲手替我父亲将它补好再送给你们。亲爱的议员先生,请把你的鞋送上台来好吗?”可,那位为了羞辱罗斯福的议员,自己却领受了羞辱,无地自容,早已逃遁了。而罗斯福总统却再次在国民面前树立了自己宠辱不惊、随机应变的超强形象。

“下面,由四川星河建材厂代表发言。”主持会议者的声音,把周兴和从冥思中惊醒过来。

周兴和冷静了一下,手中未拿任何发言资料,镇静地走上讲台,他上台就讲了三句话:“各位领导、各位专家,我非常高兴地参加今天的秸秆研讨会议;在今天的大会上,我敢讲真话,因为我这个厂长是自己任命的,不怕被人撤掉;我,以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向各级领导、各位专家,提出能解决秸秆焚烧以及彻底根治它问题的建议,供大家参考……”

周兴和这几句开场白,出乎意料地引起了与会者的兴趣,连收好资料准备起身离席的人又坐了下来——可奇怪,周兴和凝望着会场上的听众,一时间却缄口不言了。他这个举动,不免引起参会者的种种疑惑和猜测,进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他反常的举动同时也引起了现场记者们的兴趣,无数的摄像机和照相机镜头也好奇地凑了上来,对准了台上的发言者——这个发言者,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作者:舒德骑)

转自:http://www.nffz.cc/news/shehui/44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