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二十九 ● 成都周边狼烟起

夜空混沌,旷野迷朦。田野中,星罗棋布的火堆在肆无忌惮地燃烧;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烟雾。周兴和打开汽车大灯,缓缓行进在空旷的田野中。接连几天晚上,周兴和都带着报社的记者,在成都郊县的田间地头做起调查研究来。

天赐良机!

冥冥之中,周兴和发明以秸秆作为主要原材料的绿色建材,似乎印证了中国的一句成语: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道”,笔者理解,应该是指的是天意民意。

1998年5月14日,《成都晚报》以《市郊浓烟又起》为题报道:“昨日晚,本报热线电话接连不断,几乎全是反映市郊农民焚烧麦秆的情况。西南航空公司飞行部赖先生告知记者,由于烟雾弥漫,两架准备在成都降落的民航班机只好飞往重庆降落。

“一位家住金花附近的居民来电说,天刚一黑,农民便点燃了堆放在田中的麦秆,顿时烟雾便升腾起来。另一位家住双流的居民来电说,到晚上10许,整个双流县城极其附近都成了烟雾弥漫的区域,居民们要紧闭门窗,根本不敢出门。一位西南航空的飞行员来电告诉记者,他8点过驾驶飞机降落双流机场时,已见机场被烟雾笼罩,到9点过就根本看不清跑道了。飞行值班的赖先生告诉记者,到晚上9点过,机场的能见度因为烟雾已低于800米,不仅飞机无法降落,还给航路指挥、飞机加油,以及旅客、飞行员住宿等都带来了极大麻烦……”

1998年5月15日,《成都晚报》又以《满城烟雾笼罩,市民怨声四起》为题报道:“昨晚市郊浓烟又笼罩全城,记者电话从晚上8点到11点不停响起,而传来的是同样的抱怨声:‘你们出来看看,这满城的烟雾,太让人难受了。’出门一转,满城浓浓的烟雾弥漫天空,住宅区里不时传来‘关窗、关窗’的喊声。四川大学的老师11点还打电话来说,校园里烟雾呛人,令人难以入睡,有些人不停咳嗽,有些感到胸闷……”

紧接着,成都市委办公厅、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出《关于禁止焚烧农作物秸秆的紧急通知》。《通知》讲了焚烧秸秆的普遍现象和巨大危害,严令各区县政府采取严厉措施,禁止秸秆的焚烧,并措辞严厉地提出,对禁而不止的要依法坚决查处!

周兴和很敏锐,当他第一眼看见报上关于市郊大量焚烧秸秆、影响飞机降落和污染环境的报道,立即意识到这件事和他事业的重要关联,他发明的以秸秆作原材料的新型建材项目,对于解决秸秆焚烧问题,提供了一个天赐的良机!于是,接连好几天,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一到天黑,他就拉上报纸或电视台的记者,奔忙于田野之间。他要调查了解起关于秸秆焚烧屡禁不止的真正原因,以及能切实解决这个的问题的办法来。

周兴和知道,中国有句古话:叫住“法不责众”,市政府的这个紧急通知,面对铺天盖地轰轰烈烈的秸秆焚烧,恐怕只是一纸空文而已!

情况正如周兴和所料。

在《通知》发出后的第3天,1998年5月18日,《成都商报》以《“农烟”延误61个航班,创我国民航史之“最”——成都紧急禁“烟”》为题再次做了报道:“截止昨日下午2时,农民焚烧秸秆产生的浓烟已使双流国际机场37个航班延误或取消,加上前晚被迫取消昨天补班的4个航班,导致了一天之内61个航班无法正常飞行的严重事件。昨日,省市环保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浓烟进行了调查称:近期情况表明,焚烧秸秆的状况已不仅限于我市某些区县,不排除整个成都平原及周边地区都在焚烧的可能性;加之我市地处四川盆地‘锅底’的特殊地理环境,致使笼罩我市上空的烟雾一时无法散开,越积越多,终于在昨日达到非常严重的地步……”

一时间、四川、成都,乃至中央电视台等所有媒体,都加入了这场关于秸秆焚烧污染环境、影响飞机起降、影响市民健康的报道之中,呼吁有关部门尽快解决这个问题。这些报道以《农民好像吃了豹子胆,秸秆照烧不误》、《成都周边狼烟四起,双流机场望烟兴叹》、《秸秆焚烧屡禁不止,成都早晚沦为烟城》等触目惊心的字眼为标题。到了收割季节的傍晚,各区县至少组织上万人在田间地头巡查——可,广大地域上的农民们和政府工作人员打起了游击战和麻雀战:你进我退,你退我烧、你疲我扰,照烧不误,令你防不胜防。

更为严重的是,1998年5月15日,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到四川检查工作,由于农民焚烧秸秆造成浓烟,使总理乘坐的专机都无法降落双流机场,不得不返飞北京。就在同一天,朱总理在四川省委的情况报告上批示“还可以去四川试点,四川稻草成灾,正好综合利用。此件送请世杰、宝瑞同志阅。”

1998年7月3日,朱镕基总理又到四川视察洪灾情况,住在金牛宾馆。晚上,省委书记谢世杰、省长宋宝瑞对总理说:总理啊,晚饭后是不是出去散散步呢?四川的环境还是比较优雅的。

可当朱总理刚走到宾馆外的郎家村,就看到了田野里到处焚烧秸秆的场面,他不由得停住了脚步。这场面大概令他想起一个多月前,飞机在成都不能降落返飞北京的事情。他皱了皱眉头说:还说你们四川的环境优雅,你们看,到处烧得乌烟瘴气的!四川两位领导受了总理批评,连忙解释道: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正在想办法解决。朱总理说:这个问题已经很严重了,要尽快想办法解决。两位领导连忙答道:是是是,我们尽快想办法解决。停了停,朱总理想了想说道:国家给你们1000万,尽快想办法解决秸秆焚烧这个大问题。

可要解决成都平原几千年来秸秆焚烧的问题,谈何容易!

过去成都平原人烟相对稀少,也没有工业烟尘和汽车尾气的污染,天上更没有飞机降落,所以矛盾还不是那么突出,也就无人过问。可而今,连国家总理都亲自过问,下令要解决这个问题了。

而今,周兴和驾着车,依然缓缓行进在田野中。

尽管媒体连篇累牍关于焚烧秸秆污染环境的报道,尽管政府的禁令措辞严厉,政府工作人员工作也很卖力,但周兴和与记者们行进在附近郊县的田野中,秸秆焚烧的火堆仍然星罗棋布,浓烟依然遮天避月,火堆边不时晃动着几个人影,一见远处有车有人到来,像当年躲避日本人“大扫荡”一样,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过后两三天,周兴和也学聪明了,远远看见火堆,就停了车熄了火,一个人慢慢朝火堆和烧火的人影走去,他想和这些农民兄弟们好好交谈交谈……(作者:舒德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