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滩水电站工程建设拖欠农民工工资七年多

核心提示: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事关广大农民工切身利益,事关社会公平正义和社会和谐稳定,经过多年治理取得了明显成效,但这一问题尚未得到彻底解决,部分行业特别是工程建设领域拖欠工资问题仍较突出,一些政府投资工程项目还存在有不同程度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严重侵害了农民工合法权益。

         43a48dcb9ac2d7947171f5f959cc3b45

近日,河南籍农民陈常清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在国家重点工程白鹤滩水电站工程建设中,水电四局施工局涉嫌违规转包分包工程,工程建设完成验收合格不办理工程款最终结算,造成拖欠农民工工资和材料费钢管空压机租用费无钱支付,而法院对该案违规错判,导致拖欠农民工工资和材料费达七年多之久无法解决。

      7981e183de8e920dd3909e2bb8f4e9d7

在一份题为《一位农民替工人七年多的艰苦讨薪路,谁来为其主持公道?》的书面反映材料中,陈常清陈述了事情真实经过:我叫陈常清,男,汉族,48岁,小学文化,家住河南省太康县转楼镇。2013年底,在“朋友”介绍和安排下,我带着一帮工人在四川省宁南县白鹤滩镇,承包了白鹤滩水电站工程建设。工程早已建设完成验收合格,但是工程款水电四局施工局至今仍未办理最终结算,致使拖欠农民工工资12人54万多元和材料费钢管空压机租用费合计160多万无钱支付。

       30e4474e9e8e3db71c242ce0e276bcfa

我之所以能承包到白鹤滩水电站工程,是凉山州的一位官员给我介绍和安排的,我从不认识水电四局任何人。刚开始承包白鹤滩水电站工程时,水电四局施工局领导龙某鸿说让我投下标走走形式(当时的投标报价书还在)。2013年12月16日,水电四局施工局在白鹤滩水电站六号营地水电四局施工局办公大楼四楼会议室,举行开标仪式,我以工程总承包价21850330元中标。

       6ae280c8372124d4d590a372300fe626

工程于2014年1月1日正式开始。工程刚开始施工时,水电四局施工不签订工程承包合同书,工程进展到4个多月后才签订合同书,但是工程总承包价却发生了变化,变成了6651467元。签订合同的这6651467元的工程,还不是完全给我一个人做的,还有另外好几个施工队伍都在做。水电四局施工为了达到合法转包分包工程,专门给我安排了一个有工程资质证书的单位让我挂靠(这个单位以前本来就在白鹤滩水电站水电四局施工局承包工程的),并以挂靠单位名义签订的合同书。

        8e9ef1c08368db4cf7586fa6583585b9

工程在建设施工过程中,水电四局施工局不按签订合同约定结算付款又乱罚款,我一个会因有事未能亲自参加就被罚款10000元。后来我就退出不做了。我退出不做后,多次找水电四局施工局领导,要求把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和材料费解决支付了,水电四局施工局领导躲避不见。最后我就寻求当地宁南县劳动部门帮助解决,劳动部门由陆队长负责。经多次协调,或许是因为怕当地人闹事的原因,水电四局施工局当时只解决支付了拖欠当地的农民工工资(喷锚班陈某华班组130000元解决支付了,并且支付的是135000元)。我去水电四局施工局打的借条。还拖欠12人54万多元至今仍未解决支付。对于未解决支付的农民工工资,劳动部门出示的有欠条复印件,上面有劳动部门签字和盖章。
为讨要工资,我带着工人去过成都找省有关部门,也去过昆明找水电四局施工局上级管理单位领导,但最终都未能得到解决。最后实在没有办法,2015年9月份我把水电四局施工局拖欠农民工工资和材料费钢管空压机租用费起诉到当地宁南县法院,法院不给立案。后来在贵人相助指导下,2018年我再次把水电四局施工局拖欠农民工工资和材料费钢管空压机租用费起诉到宁南县法院。
在2018年8月份和9月份,宁南县法院对该案进行了两次开庭审理。在第一次开庭审理时,主审法官鲁某某让我把拖欠农民工工资和材料费更改成拖欠工程款。最后法官却把《工程预算成本月报表》工程建设进度款的依据当作工程最终结算,对该案进行错误判决;我上诉到凉山州中院。凉山州中院在对该案还没有开庭审理之前,主审法官叶某某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把该案撤诉处理,又说我也没什么钱如果我不撤诉他们就维持原判。最后,凉山州中院对该案就直接维持了原判。
后来我又向省高院申请再审。2019年11月5日,省高院对该案组织开听证会。在听证会现场,水电四局施工局代理人律师承认并说是没办理工程最终结算,但不知什么原因法官还是驳回了我的再审申请。造成拖欠农民工工资和材料费钢管空压机租用费已达七年多之久,至今仍未得到解决。
综上所述,在国家重点工程白鹤滩水电站工程建设中,水电四局施工局涉嫌违规转包分包工程,工程建设完成验收合格不办理工程款最终结算,造成拖欠农民工工资和材料费钢管空压机租用费无钱支付,而法院对该案违规错判,导致拖欠农民工工资12人54万多元和材料费合计160多万元已七年多之久无法解决。恳请上级领导对此予以高度重视,尽快查明事实真相,严格依法公正处理,还当事人一个公道,让农民工兄弟早日拿到血汗钱。 (陈常清)

来源: http://www.peoplescck.com/tt315/20210408/178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