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常熟::村委拒不补偿拆迁款 商户财产被侵害

江苏省常熟市梅李镇赵市村北,有成排的多间门面房,均是村集体自建的房屋用于出租,均没有用地等审批手续。其中有一家云海休闲浴场是安徽人吴本芝一家人在经营,赵市村村干部突然无理由终止续租合同,导致吴本芝倾家荡产投入的巨额资金无法收回,村委不但不给任何补偿,还捏造理由强行断电,意欲逼迫吴本芝一家无处安身流落街头,更加令人痛心的是在这个家庭中还有两个残疾人,失去了生活来源又没有得到任何补偿,让这个原本困苦的家庭雪上加霜,生活即将陷入艰难困境。

100SB424-0

据吴本芝反映:2015年11月1日,赵市村村民张东明转让云海休闲浴场经营权和张东明自建的400平方米房屋,还一起转租了236平方米村建门面房,吴本芝总计出资60万元购买到了浴场经营权和400平方米的自建房,又投资48万元对浴场进行了全面升级改造,办理了相关的营业手续。此时,赵市村委完全承认转让有效,并与吴本芝续签了合同。吴本芝不但每年缴纳房屋租金,每年还向村委缴纳几万元不等的400平方米自建房的土地租金。

早在2007年,因梅李镇政府规划决定搬迁张东明原有的东明浴 室,张东明积极响应政府号召,经梅李镇政府同意搬迁至赵市村。但由于村委的门面房面积不够用,无法经营浴室,后同梅李镇和赵市村领导协商同意,在门面房后面废地上自建400平方米房屋,资金全部由张东明投入,使用到政府拆迁为止。政府盖章以特批特办的形式,让张东明的云海休闲浴场在2008年10月1日正式开业。显然,张东明的云海休闲浴场包括新建的400平方米房屋都是经过镇、村两委批准同意的,张东明全部转让给吴本芝也是经过村委同意续签合同的。转让方张东明也明确表示:400平方米自建房屋是先盖好后才建起的云海休闲浴场,是原浴场拆迁后无补偿,经镇政府同意置换到赵市村的,后来一并转让给吴本芝才有现在完全不能分割的云海休闲浴场。

100SB542-1

吴本芝取得浴室经营权和400平方米的房屋后,经三番五次装修改造,生意刚刚有点好转,投入的本金还没有赚回来,做梦也没想到,2019年5月,在无任何征兆和理由的情况下,赵市村戈学峰书记和温志国主任突然通知收回此处房屋,追问其理由,两人不做任何解释,直言不接待吴本芝,并出言辱骂。2020年1月20号早上9点,村主任温志国会同派出所执法大队,在没有出示任何批文的情况下,对正在营业的云海休闲浴场强制性查封,现场有五十余名穿制服人员参入。吴本芝据理力争,希望继续经营或者给予适当补偿,特别是400平方米自建的房屋,不是村委建设的,并交纳了多年土地租金。但是村委对吴本芝的诉求置之不理,不但不给任何补偿,却采用伪造信息、伪造笔迹、代替盖章等手段起诉到法院强行判决退租并收回土地。但是,400平方米房子是建在租的土地上,是无法分割的,村委只收回土地,房子是让吴本芝背走吗?收回土地实质上也是收回房屋,却打着只收回土地的名义拒不补偿上面的房屋,还理直气壮强制驱赶吴本芝残疾家庭离开。

此事经法院审理后,吴本芝又向最高法递交了申诉材料,申请购买的400平方米自建房及装修装饰等改造给予适当补偿,在还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执行局多次来到云海浴场意欲强制执行,但如果强行将吴本芝一家人赶离云海休闲浴场,这一大家子就面临着无处可去流落街头,在这绵绵的雨季,带着两个残疾人和病人的家庭将难以生存,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在这种被执行人确实没有履行能力的情况下,吴本芝向法院申请了延期执行,期待在公正的处理结果前能有个安身立命之处。

 

100S64H9-2

云海浴场是吴本芝和大弟、二弟变卖自家仅有的住房,倾其所有全部投入到了云海休闲浴场,三个家庭已没有宅基地,也没有任何住处,云海休闲浴场是其生存根本。况且吴本芝大弟一家四口人中有两个残疾人,孙女又患有脊柱侧弯拴系脂肪瘤。又因村委强制关停浴场,导致吴本芝重度焦虑,完全以药支撑。一大家子投入巨资的云海休闲浴场眼看着就要血本无归,到了倾家荡产的境地。吴本芝悲愤地说:“现在政府既没有拆迁规划,又不能说明要回的理由,村委突然中止合同又不给补偿的行为就是村干部坑害老百姓的阴招,是村干部利用权力大搞强权政治,不择手段对付我们小老百姓。我们上告无门,眼看着就要被逼迫到走投无路流落街头,梅李镇政府却不理不睬,我们去哪里讨个公道?”

在赵市村,曾发生了多起强拆不补偿事件。村民陆××、任××等人是在1997年建设的老房子,是经村委同意建造的。2017年,村干部一句话说是违法建筑,就要强拆还不给任何补偿,拿老百姓的财产当儿戏。房屋本是老百姓的安身立命之所,是在2008年《城乡规划法》实施前在农村建造的房屋,不能轻易认定是违法建筑,如果要拆迁一样要进行补偿。但是,在未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村委联合镇政府、派出所、防暴队等实施强拆,导致老百姓多次上访,甚至上访到北京,但是回来就被派出所关押,村干部还将其子女电话骚扰不断、镇政府则以将家属工作调至偏远地区以及不给办理低保等种种手段要挟,逼迫被拆房屋的老百姓放弃维权。同样,吴本芝转让购买到的400平方米自建房当初是经镇、村同意建造的,村里每年收取土地租金,镇、村不但出尔反尔,还选择性执法,此房虽然因各种原因没有办证,理应酌情给予补偿。

100S63549-3

村委在明知道吴本芝残疾人家庭状况的情况下,不但不予以积极的扶助,反而强制收回购买的自建房,不但不给予合理补偿,还多次申请强制执行,意欲逼迫残疾人家庭流落街头,难道村委就能公开抢夺吴本芝购买的自建房,致残疾人家庭陷于生存绝境中于不顾?收回房屋既不是政府有拆迁规划,村干部也不能公开要回的理由,强制收回房屋的背后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吴本芝一家向梅李镇政府、常熟市信访局等多个部门反映,甚至在梅李镇政府门口跪地喊冤,但是却没有一个部门关心残疾家庭疾苦,谁来保护老百姓的利益?赵市村建的多处门面房、工厂、超市等均没有土地、建设等相关审批手续,是否也应尽快拆除违法建筑呢?

来源:http://www.3ncy.com/a/laixinfanying/2021/1104/2878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