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警察亲口承认:带回访民交给地方接人

id12923953-xingFotoJet-600x400-1

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右手有残疾。照片摄于2020年。(受访者提供)

【大纪元2021年05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中国访民在北京被盘查身份证后遭抓捕的事件时常发生,近日一段北京前门派出所警察的电话录音证实,只要是上访人员,他们就可以带回来交给各地信访办,且已经习以为常。

4月27日,河南省信阳市息县维权人士邢望力在北京市东城区正义路邮局寄信时,遭北京警察拦截盘查后被非法扣留,之后被地方政府连夜带回息县老家,以“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15天。

旅居新西兰的、邢望力的儿子邢鉴告诉大纪元记者,经多方查证证实,邢望力是在27日17时许邮寄完信件等公交车准备返回临时住处时,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盘查身份证带走的。

邢鉴提供的两段录音显示,前门派出所警察承认人是他们带走的,通过查看登记记录,确定邢望力是被当地信访办接走了。

邢鉴询问父亲是否有非法上访或违法行为,警察称刚接班不清楚,就挂断了电话。

第二通电话中,邢鉴再次询问父亲在其辖区是否有违法行为?根据办案条例对方是否有受案回执?

警察避而不答,反而直接告诉邢鉴说,“凡是上访人员到我们这儿,我们给当地的信访局打电话来接人。”

以下是部分录音对话:

邢鉴:因为当地说他(父亲)在北京违法了,如果是违法的,按照办案条例派出所应该有登记的,有受案回执。

警察:“(什么)回执不回执,你们当地信访局接人的话,要把工作证拿出来,有警官证要拿警官证,证明把人接走了。”

邢鉴:当地现在说我父亲在北京违法了,说他是寻衅滋事。

警察:我们这里没有,我们没有处理这种人。

邢鉴:也就是说我父亲在你们辖区就说没有违法行为?

警察:那天不是我的班,我不太清楚。我们进来都是有登记的,知道吧!

邢鉴:你们公安系统应该有录入啊?录入这方面的信息。

警察:录不录是两码事,别跟你外地比。只要是上访人员,以前上过访,不管怎么着,以前是上访人员,我们就可以给带回来,因为我们离天安门是最近的,知道吧!我们给当地的信访办打电话接人,就这么一个道理。

因为我天天接触这个我知道,我没有权力说你上访了给你扣在这儿,知道吧!

邢鉴:现在我父亲他好像是已经失踪了,但是当地说他是违法……

警察:你父亲以前是不是上访啊?你查查河南的信访局的电话,你问问,问接哪儿了。

邢鉴:因为我父亲是在你们所里被带走的,我们肯定要了解清楚。

警察:对啊,我们肯定让当地人来接啊,不能搁在我这儿,对不对啊。

邢:如果说他人身产生的什么危险,那么你们肯定是有连带的责任。

警察:你听明白了小伙子,你也别再较劲,就是你父亲有什么事,从我们这儿出门好好的,我们也不虐待他,也不打你,不骂你,直接给你当地信访局打电话过来接人。

叫什么什么名字,过来接,他就过来接,知道吧。他接完以后呢,他得拿着他工作证,我复印,把你父亲的身份证复印在一块,我告诉你,谁接走的,我都知道。他接走了,走的时候是正常人。

邢:我没有跟你较劲的意思哦。

警察:我刚才跟您解释半天就这么回事,你问我我也不太清楚,那天不是我班。

邢:请问当时办案(盘查我父亲)的警官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警察:什么?他什么时候回来,人家三翻五查的啊,我们这儿有岗。

邢:他什么时候值班?我需要向他了解……

警察:我也不太清楚啊,我看他几点进来的我就知道。下午进来的吧?邢望力,我给你看看,几点进来的。

邢:谢谢您。

警察:没事!邢望力……(翻页声),他应该是4月27号5点我们给带回来的,我们这儿写的是上访的。

邢:也就是说,他没有违法行为了?

警察:哎,他就是上访,要不我刚才问你父亲是不是上访了?上访的我们肯定要给查了带回来,让当地过来接,驻京办的来接。明白吗?

邢:也就是说,他在你们辖区没有这种违法的行为对吗?

警察:对,没有,没有!

邢鉴表示,在中国(中共)的等级制度里,访民这个群体已经被特殊化、边缘化,这是一个事实现状。北京警方应该保护在京人员的人身安全,而不是一味地将这些维权人士置于危险之中。

“每次从北京带回来,我们好像遗忘了北京方面的责任。家父如果出事,北京警方是无法脱责的,因为是他们将我老爸带走交给地方的。”他说。

“其他人可以去天安门,因为上过访就不能去吗?”邢鉴呼吁,应该将维权人士视为普通民众,他们也是持有中国居民身份证的人,不应该因为他们有维权经历就把他们边缘化、等级化,应当让他们享有基本人权、不受限制地访问开放的公共区域。

邢鉴认为,既然北京警方称邢望力无违法行为,他被拘留究其原因是探望了同在信阳市被软禁的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

4月20日,邢望力夫妇前往河南省罗山县灵山镇看望被非法软禁的人权律师江天勇,两天后即遭到当地政府的警告,“不老实,就搞(整)他”。性格直爽的邢望力随后到北京上访。

邢鉴说,“家父探望了被软禁在同市的人权律师江天勇后,遭到息县淮河派出所警员的恐吓,再然后就是莫名奇妙地被治安拘留,至今家属也没见到家父本人。这是赤裸裸的打击报复!”

外界关注,江天勇律师虽已刑满出狱二年多,但仍没有真正获得人身自由。邢望力被拘留后,江苏维权人士王和英、陶红上周三(4月28日)探望江天勇律师也遭警方盘查,并被多名国保跟踪,强迫她们拿出身份证拍照才放行。

本文转自:大纪元新闻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