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春南岔:回乡投资者缘何投诉当地主要领导?

2020年9月18日,黑龙江省政府督查室下发了《关于办理省人大审议意见函的通知》责成伊春市政府办理”反映原南岔区(2019年7月南岔区变为南岔县)政府不履行合同义务致使企业权益受损”问题。

“三年前,伊春市南岔区政府领导请我们高规格装修老旧的南岔宾馆且合同又注明宾馆为’政府接待部门’,可后来换了申区长后不久,政府接待就全部转移到了政府新搞的接待场所’红地盘’里,这导致我们2000多万元投资血本无归;原区领导还让我们承接了几个政府工程,可申区长上任后数千万元工程款就被拖欠,致使我们的企业陷入了绝境。为了活下去,在讨要无果的情况下我向省人大执法组、国务院东北清欠小组等单位反映区政府领导不遵守合同、新官不理旧账、拖欠工程款等营商环境恶劣的问题,这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重视,但也得罪了区领导产生了严重后果:有钱也不给了。申在国务院东北清欠小组召开的现场会上庄重承诺在2020年6月还清全部欠款,但时至今日仍拖欠我们2600多万元,其实我们干的几个国投项目资金早已全部到账。”于德军激动地说,”好在省政府督查室给伊春市下发了’督办函’,这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那么,回乡投资又投诉当地政府主要领导的于德军兄弟究竟遭遇了什么?省政府督查室给伊春市下发”督办函”会起到何效果呢?

5e83994f6f7845cab7ee6a4c57c2d513

违背合同,将政府接待移走

2017年初,南岔区政府领导对在哈尔滨经商的于德军、于德海进行招商,请其回报家乡,投资南岔。

当时,南岔区没有像样的宾馆,影响了当地的旅游事业的发展,区领导让二人接手老旧的南岔宾馆进行高规格装修。

“区领导承诺以后将南岔宾馆作为政府招待的指定宾馆。”于德军称,”加之区政府每年有一定数额的接待费用,我们就同意接手了。”

2017年5月11日,于德军的弟弟于德海与南岔区政府签订了《南岔宾馆承包经营合同》《补充协议书》,对承包期限、费用、经营范围都做了明确约定。合同第五条约定南岔宾馆是”政府接待部门”,还约定甲方(区政府)负责”帮助乙方协调消防检查有关事宜”。

2017年8月,耗资2000余万元的装修完工了,南岔区终于有了带有”星”样的宾馆。

9月,宾馆开业了。

“区政府的部分接待业务放到了宾馆。2018年5月,新区长申区长上任。两个月后,原来放在宾馆的区政府的所有接待业务就转移到了区政府新搞的接待场所’红地盘’里。”于德军称,”更要命的是,后来又称南岔宾馆存在重大火灾隐患,区公安消防部门要求整改。”

“南岔宾馆属老旧建筑,其消防安全隐患是宾馆建造之初形成的,合同又明确约定区政府负责’帮助乙方协调消防检查有关事宜’,那么理应由区政府解决这些问题。于是我们多次找区政府领导苦苦请求他们解决问题,但他们一拖再拖,至今没有结果。”于德军气愤地说,”我们根据《黑龙江省优化营商环境条例》第二十七条要求终止合同并要求政府赔偿损失,却无果;我们申请停业,区领导还不让!”

不执行”集体决策”,拖欠给水改扩建工程款

2017年6月,南岔区政府在搞南岔宾馆高规格装修项目时,又要搞南岔给水改扩建工程,以改善当地居民饮水质量。因缺少资金,区领导就请于德军兄弟全额垫付资金搞工程,等工程交付后再拨款。于二人同意。

据哈尔滨翰科环境工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2017年8月出具的《给水改扩建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显示,其工程造价为4968万元。

“区领导要我们体谅政府的难处将工程造价压至3800万,还要尽快上马、尽快完工。”于德军介绍道,”压得这么低,我们就没有多少利润可言了。但我们哥俩都是从南岔区走出去的,当然也想支持区政府,回报南岔人民,没多考虑什么,当时也就承接了该工程。”

2017年8月,工程开工。

2018年6月,黑龙江省森工总局下发关于《南岔林业局局址给水改扩建工程初步设计》的批复,核批给水改扩建工程项目的总投资为2724.75万元。

“区领导要求我们照此投资施工。到2018年10月,工程基本完工。因为新增了工程量,工程款增加到3440万元。”于德军称,”我们多次追要工程款,但就是被拖着。”

2018年12月13日,区政府召开常务会议,并形成了《会议纪要》:区政府原则认可工程总造价3866.78万元,仍差1038.35万元工程款将按分期付款方式支付给施工方。

此后,这个由申区长亲自主持的区政府常务会议的”集体决策”却并未被执行,于德军兄弟依然没有得到被拖欠的工程款。

“申声称要评估,之后就按评估给钱。于是找评估公司。”于德军指着评估报告说,”北京中×××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在2020年6月22日给出的评估结论是4127.41余万元,但申后又失信了。”

据了解,2019年6月该项目已全面供水。而于德军兄弟至今还奔波在讨要工程款的路上。

74a339eedee04e41877fcced711c93ed

棚改烂尾,让”0利润”接手又拖欠工程款

2018年,南岔区政府棚改项目枫畔三期成为棚改居民数年未能回迁的烂尾工程,居民连续性上访成了区领导的心头病,而区领导则要求企业”0利润”接手该烂尾工程。

“政府棚改工程烂尾,本应由政府买单,可区政府领导却让我们’0利润’接手,否则其它欠款一律不予支付。”于德军无奈地说,”而此时我们被拖欠的工程款有几千万,如果不予支付,那我们就死定了。我们只好打牙往肚子咽,将工程接了下来。”

“申区长在防火办做了口头承诺:钱肯定及时给,给不上的话自掏腰包也付款。”于德军方的蔡工程师称,”可后来还是一张空头支票——说话不算数。”

据了解,区领导随后要求哈市的一家评估公司对烂尾工程做零利润造价评估。”最初的评估结论是2500多万元,可区领导还让评估单位硬往下压,最终的评估结论是2276万元”。

2018年10月,工程开工。

“半个月后,我们自筹的资金用完了,于是就开始找申区长请求拨付资金,他却以政府没钱为由分文不付。”于德军沮丧地说,”到了12月,我们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施工,帮助政府解决了居民7年不能回迁的难题,可他还是分文不付,而我们赔了400多万元!”

除了上述项目,于德军兄弟还承接了南岔东小区棚改工程和南岔县晨明自来水厂农村饮用水改造工程。

“因为投入宾馆的2000多万元血本无归,还因为给水改扩建工程、枫畔三期工程被拖欠工程款,我们已经负债累累,急需挣点钱维持公司运转,于是就想在国投项目东小区棚改工程中挣点钱以解燃眉之急。可是这个项目在2018年年底完工后,工程款依然被拖欠,直到现在还差600多万元不给。此外,我们还承接了国投项目晨明自来水厂农村饮用水改造工程,工程款同样被拖欠,直至目前仍被拖欠500余万元。”于德军兄弟俩面对南岔政府一连串失约失信行为愁眉苦脸。

投诉后被指关系恶化,国投资金到账也不付款

据了解,截至2018年底南岔区政府共拖欠于德军给水改扩建、枫畔三期、东小区棚改工程款大约4000万元。讨要无果后,于德军在2019年5月左右,向伊春市委和市营商局反映问题。

“伊春领导非常重视并做了批示,让区里尽快偿付工程款。但批件一到南岔就石沉大海!”于德军沮丧地说,”市营商局领导也很重视,但区里不给钱也没办法。”

无奈之下,2019年6月前后,于德军向省人大执法组反映南岔县政府领导不遵守合同、新官不理旧账、拖欠工程款等问题。执法组的领导非常重视,通过电话详细地了解情况。并在2020年5、6月”回头看”活动中来到伊春实地了解情况,之后还将于德军兄弟的遭遇作为一个案例交给了省政府。

2019年10月,于德军又向省营商局反映相关问题。

“省营商局给伊春市营商局下了督办文件,伊春市营商局在2019年末把南岔县的相关领导叫到伊春市营商局要求解决问题,但此后没有结果。走投无路,于德军只好在2019年11月22日,又向国务院东北清欠小组反映相关问题,并迅速就有了反响。”于德海称。

“第二天,清欠小组就在伊春召开了现场会,把我和申县长等人都叫到了会场。申在会上郑重承诺于2020年的6月之前把所欠的工程款全部结清。但直到今天,还欠我们2600多万元。”于德军激动地说,”其实,据我了解,南岔给水改扩建工程的国投资金2000多万元在2018年就到账了,晨明水厂的国投资金在2019年9月就到账了,申县长就是不签字拨款;东小区棚改国投资金在2020年8月就到账了7000万元,其他施工单位都拨款了,独独拖欠我们600多万元至今不给。你说这不是报复我们投诉是啥?可我们不投诉真的活不下去啊!”

“三年前,南岔区政府领导招商引资请我们回乡接手并高规格装修老旧的南岔宾馆以增强旅游硬件设施,且合同中注明了宾馆为’政府接待部门’,我们就投入2000多万元进行装修,可申区长走马上任后不久政府的接待业务就全部转移到了政府新搞的接待场所’红地盘’里,这导致我们血本无归;区政府领导请我们垫资搞给水改扩建工程以改善居民饮用水质量,我们又遵命照办了,可申区长上任后工程款就被拖欠,甚至由他亲自主持的政府常务会’集体决策’同意支付欠款也失信了,还要再进行评估,但评估后依然不签字付款;申区长让我们’0利润’接手棚改烂尾工程否则拖欠的工程款不予支付,我们被迫接手。随即他们找评估公司做”0利润”评估,却将评估结果硬往下压几百万元,致使我们赔了400多万元。我们如期完工,居民终于回迁了,政府领导的’心病’去除了,可他们还是拖欠工程款不给。无奈之下,我向上级投诉,国务院东北清欠小组召开了现场会,申县长在会上承诺于2020年的6月之前把所欠的工程款全部结清,但还是失信了!” 于德军气愤地说,”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政府招商的回乡投资者啊?”

“难道领导就可以不遵守合同不守信用吗?就可以任由地欺压投资者吗?就可以不顾及投资者死活拖欠工程款吗?这对于我们的伤害是致命的,我们已经陷入了资金链断裂、靠求借举债度日的绝境!”于德海不无激愤,”我们兄弟俩做梦也想不到家乡的营商环境会是这个样子,竟然让满怀一腔热血回报家乡并倾其所有回乡投资的我们,被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据了解,自省政府督查室下发”督办函”的2020年9月18日至发稿日,南岔县政府仍无人联系于德军、于德海。这让于德军兄弟俩很担心省政府的这次督办,会不会和去年伊春领导的批示一样,到了南岔县就又石沉大海了……

那么,于德军兄弟所担心的境况和现象是否仍会重演?南岔县政府及有关领导对此到底怎么了?

后事进展如何,媒体将继续关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