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南京大学女博士生韩闹离奇死亡实名制举报

      举报人:韩娜     手机号码15133098095
  当事人韩闹,女,1990年6月11日出生。于2010年9月考入河北廊坊学院,2014年9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山东大学化学系硕士研究生,毕业时荣获优秀毕业生称号。工作一段时间后,于2019年8月考入南京大学现代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研究生。
  一、死亡经过:
  2021年5月11号晚上19点多,我打电话联系不上她,二姐通过朋友帮忙联系南京大学保卫处,22:33与保卫处取得联系。22:40保卫处联系二姐确认信息,说安排宿管过去查看。舍友为宿管开门后,发现韩闹已无生命体征,出现尸斑,经法医推断死亡时间至少12小时以上。
1-210520162645322
1-210520162FH58

1-210520162JB39
1-210520162P2R6
1-210520162Q6403

  二,本案疑点地方
  5月12号00:17,南京大学院副书记曲继强给二姐打电话,说正在赶往宿舍的路上。00:34打曲老师电话无人接听,01:06曲老师回电话说韩闹情况很糟糕,他们已打120送往医院,让家亲属尽快过去。并未告知韩闹已经死亡,(疑点一)
  二姐给曲老师要韩闹舍友电话被拒绝。5月12日,我与丈夫、她二姐夫在未得知韩闹去世的情况下乘坐高铁最早车次于下午14:40抵达南京南站。老师一行人接站,并偷偷给我们拍了照片,上了他们的车后大约15点钟才告知韩闹已在昨天去世。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个鲜活的生命怎么就这样在南大消失了?(疑点二)
  试问各部门领导如果你们要他小孩子在南大上学,生命突然消失了,会作何感想?
  二、5月12日下午四点多,在校方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在鼓楼派出所,刘警官及南大保卫处副处长向我们描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韩闹于2021年5月10日晚23点,有过一次打热水的刷卡记录之后就没有出过宿舍,11日晚22:30左右,二姐朋友联系到保卫处,保卫处让宿管去查看,室友打开门,和宿管一起呼叫韩闹,无反应,宿管发现韩闹身体已冰凉,无生命体征,他们于晚22:50左右拨打120,120于23:01抵达现场,发现韩闹已无生命体征,并未送往医院。随后,他们拨打了110,法医也介入,法医结论:韩闹已死亡至少12小时以上,身上已出现尸斑。
  5月12日我们一行三人被曲老师带到定淮门清沐酒店,他事先已订好房间,我们房间周围都被安插他们的人,(疑点三)南京大学中层干部安排人盯着别人,请问是谁给的权利?党纪何在?
  我们想去了解一些情况,曲老师打电话说我们搞突然袭击,事情已经清楚了催促我们尽快签字,说根据以往的案例(南大经常死人,都是隐瞒不报?)我们自己调查事情是不可以的,我们这样做不符合流程,还说我们的行踪必须向他们汇报,我们想调查清楚再签字,
  (疑点四)他们14号不仅不管吃饭,说我们人多,退了两个房间。派出所不配合我们了解信息,有意拖延时间,对我们提出的要求一一拒绝,遗物不让我们取,说手机密码解不开,经常呵斥我们,派出所指导员还对我们说前段时间南大女生跳楼,亲属和警卫打架被拘留,我们13人的食宿到最后都得扣除。派出所和校方互相踢皮球,周六我们就要求在韩闹头七时去祭奠,在殡仪馆能烧纸的地方烧烧纸,刘警官说不允许得和上级部门反映,我们等到周一,仍没结果,我们已经来了一周了,他们什么问题都没给解决一直耗着我们。南大经常出现学生死亡的事件,派出所和南大校方关系很熟,他们互相踢皮球,好像再刻意隐瞒什么,我们问校方是否向教育部上报韩闹死亡的事件,他们说都已经上报了。
  三,诉求
  1.作为死者家属,我们渴望得到真相,还死者一个公道。我们老家的亲属于13日风尘仆仆到达南京,至今未让看遗体,我们想和韩闹舍友、导师、宿管见面了解一下情况,至今未得到同意,想通过死者手机、笔记本电脑这些通讯工具了解一些线索。但都被派出所和校方拒绝。我们还被校方雇佣的校外人员时时监视,出去吃饭都被尾随、监听。他们的这些行为让我们更加疑惑,通过调查了解到一些更重要的信息
  2.请相关部门调查原因,还死者个公道。谁违规处理谁
  3.申请由三级以上医院,进行尸检
  4.申请对实验室用氢氟酸化学用品,进行检测。
  5.申请各江苏各部委门对本案,进行调查处理。申请有南京市公安局刑警总队调查后一成立专案组。
  四,我们证据
  1.韩闹入学后的导师是南京大学现代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研究员博导钟苗,听韩闹说钟苗2019年刚回国,不具备接收博士生资格,他让韩闹先报别的导师,然后转到他名下。
  钟苗是物理专业,韩闹学得是化学。而且他让韩闹提前去学校帮他组建实验室,他让韩闹做氢氟酸等实验时,明知是高危化学品,不给配备通风橱,还非让其做实验,
  该学校存在严重违法乱纪行为,凭什么不配套设施
  2.韩闹曾在聊天记录中提到自己做实验不知道吸了多少有害物质。她曾和实验室的同学说过如果有一天她出事了,要为她伸张正义。南京大学作为全国一流的大学,实验室设备配备不完善,疑问这部分资金用到了哪里?
  钟苗还不让韩闹在实验室做实验,让她自己找地做实验,作为一个外地学生,人生地不熟,能去哪里做实验呢,更何况实验不是做一次两次就能成功的。韩闹搭建好实验室后,钟苗让别的同学做实验,让韩闹做一些买电,报销等与实验无关的工作。没有成果,(证据二)
  3.会影响延期毕业,韩闹情绪波动较大,一度想要退学,但好不容易考上南京大学,而且实验室是自己亲手搭建的,又有点不甘心。她想换导师,在学校找院领导,院领导和稀泥,对韩闹反映的事情不理会,找老师,钟苗明确表示不会放人,韩闹天天以泪洗面,心情抑郁,她曾坐在阳台有过自杀倾向。
  曾经南京大学发生多起女生跳楼后,她还在死者的墓地待了很长时间,同学怕她出事,不断劝她。她还约了南大心理咨询师做心理咨询。导师的压榨,院领导的不作为让韩闹的求学路备受折磨。她曾说过来到南京就没好过一天。
  介于以上事实我们提出以下疑问请相关部门解释
  1、学生死在学校宿舍学校是否有责任
  2、学校在得知韩闹已经死亡不及时告知家人、不让看遗体、不让和导师同学见面、催促我们签字这样做对吗?
  3、钟苗是物理系毕业怎么可以招收化学专业博士研究生,让韩闹从事危险实验不给配备相应设备对其身体造成损害谁来负责,正是他的不专业而且对韩闹的打压造成韩闹身心俱疲
  为了了解韩闹死亡真相,现在我们强烈要求。还社会与法律一个公平,还当事人一个公道。
  4、南京大学对他们的过错向我们公开道歉,并且进行赔偿。
  5..保留其他诉求。
  请各位领导为我们做主,尽快搞清死亡真相,还我们一个明白。( 刘倩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