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中院将“未批先建”合法化,被指充当“保护伞”

2012年1月14日,河北省霸州市胜芳镇红旗街街道委员会(下称街道委员会)与恒赫(霸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恒赫公司)未经上级部门批准,私下签订《霸州市胜芳镇红旗街城中村改造合作协议》(下称合作协议),8年后,只留下一片烂尾工程。因恒赫公司无法履行协议的有关约定,街道委员会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依法解除协议。不料,一份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书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未批先建,违法施工,谁是烂尾工程的保护伞?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廊坊中院)审理后认为,“……涉案项目系未批先建项目,相关手续正在陆续办理,故涉案项目未按合同约定完成施工亦符合客观事实”,遂于2020年9月29日作出的(2020)冀10民终3678号民事判决书,维持一审霸州市人民法院的“驳回原告街道委员会全部诉讼请求”。

街道委员会认为,双方未经批准,私下签订共同开发协议并擅自改变土地用途,该行为违反《土地管理法》相关规定,不能因为时间的推移和既成事实,就盲目地将违法行为通过法院判决合法化。

经过查询,该宗土地直到2015年8月21日才被河北省人民政府批准为建设用地,而恒赫公司却早在2012年即违法施工。8年的烂尾工程背后,村民怀疑存在官商勾结、领导干部插手干预的情况。

法律漏洞,人为制造,谁在为违法项目站台?

有多位热心村民曾参加了一审、二审的旁听。

针对二审判决,村民李瑜(化名)也觉得匪夷所思:一审霸州法院并没有把“未批先建”之类的内容写到判决书里,二审廊坊中院却把“未批先建”、“手续不全”违法项目通过法院判决合法化,如此急切地充当“保护伞”,确实让人无法理解。李瑜说:“如果该判决书公之于众,可能会成为法律界的一个笑话。”

5-21051110461Ca

5-21051110462I60

为此,李瑜等人经街道委员会同意,曾在2021年2月7日致函河北省高院,请求再审时对二审法院的判决书予以纠正。李瑜在补充材料中称,作为中级法院,更应该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把“未批先建”的违法项目通过法院判决合法化并载入判决书,实属罕见!难免让当事人及社会公众误认为堂堂的廊坊中院,存在利用法律手段为违法行为站台之嫌,应当通过司法程序及时制止并予以纠正。

目前,村委会及李瑜本人尚未收到高院的回复。

镇政府造假,疑点重重,《情况说明》说明了啥?

胜芳镇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在一份《情况说明》中称,“芳城丽舍项目是恒赫公司建设的红旗街城中村改造项目,于2012年7月经霸州市政府同意实施。该项目位于胜芳镇廊大路东、芳福道南,自2012年实施拆迁……由于手续不齐备,2015年该项目停工,至今处于停工状态。”

针对该份情况说明,有村民表示不予认同:霸州市国土局于2015年7月27日向河北省申请建设用地,3天后的7月30日,霸州市有关领导批示“同意上报”,直到同年8月21日才取得河北省的用地批复。而胜芳镇出具的《情况说明》却证实“2012年7月经霸州市政府同意实施”,与河北省的批复时间竟然相差3年!这种自相矛盾的《情况说明》,到底想说明什么情况呢?

违法建设,8年烂尾,法律公道在哪里?

律师认为,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至今8年有余尚无法依照约定履行,属于典型的违约行为,该协议应依法予以解除。

也有法律学者表示,签订合作协议的前提是不能违法,本案中,甲乙双方在2012年签订的《合作协议》明显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应依法确认协议无效。至于二审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是否存在法律漏洞,是否涉嫌滥用审判权,还需要有关部门调查后确认。

“原来的街道委员会班子已经解散了,新班子刚成立不久,对于之前产生的问题不是十分了解。”知情人士表示,只要涉及广大村民的利益,街道委员会将全力支持。

廊坊中院将“未批先建”的违法项目合法化,应该给公众一个说法了。(文图/欧阳柳)

来源链接:https://www.163.com/dy/article/G9KVP3H90541F55R.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