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遵化:扫黑办不扫黑就是"保护伞"!

1-21010G12211I6

图一:义愤填膺的受害群众上访无门,喊冤无路,绝望中给该市扫黑办”赋诗”一首:扯破嗓子喊扫黑,地皮洒水干打雷。欺上造假报军情,谁敢上访就抓谁!

1-21010G1215T96

图二:据受害村民举报、刘友狂言:“我是粗人,就会打打打,杀杀杀。在遵化市,像我这样的土包子老板们基本全是一个模式,只要我想要的就明抢、明夺,整出了人命花钱摆平、自有身后的领导们给定顶着,扫黑也动不了我!”

近年来,国内多家媒体高频率曝光河北省遵化市涉黑房地产商刘友的疯狂敛财黑幕,而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然而,这个臭名昭著的刘友涉黑地产团伙(根据受害群众举报,该团伙骨干成员李青、刘占超、窦东雨、范房松)不但在一年多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受到该市政法机关、扫黑办的”铁腕保护”和力挺撑腰,并顶风作案、继续”我行我素”,闹得当地百姓”很不消停”。受害群众不解地问:”遵化市的领导们,这究竟是在扫黑除恶、还是在护黑拜黑、竟如此公然对抗党中央的战略决策?”

长期以来,依仗”棍棒拳头开道”起家的房产开发商刘友集结上百名马仔打手对年迈村民大打出手,强吞居民口粮地,进行商业开发大肆敛财、盘踞一方、欺压百姓。一旦打打杀杀闹出个”流血事件”闯了祸,这只老狐狸(刘友)以退为进,先停工整顿,再勾结官员、敷衍媒体,此过程完全抛弃苦难村民于不顾。躲过风声后,便重整旗鼓、挺起腰板位于遵化市东晟家园北侧的金玉学府学区房正式开工建设。

近日,臭名远扬的河北省遵化市的浩友地产公司(下称浩友地产)涉黑头目刘友,不但仍然受到官方保护伞们的力挺和保护而逍遥法外,而且还公然叫嚣说:”让他们随便去继续告状上访、没人听、谁还搭理他们呀,我已经花大价钱把北京的某大领导买通搞定了!”。

此言出口,一石激起千层浪。有受害人代表给某驻京媒体负责人打电话,质询核实,问”是否知情”,当即遭到否定和驳斥,并追查此谣言的源头来处。这位负责人表示,要继续依法对这个财大气粗、涉黑邪恶的私有个体企业实施舆论监督。并调查和深挖当地”扫黑办”、司法机关领导及党政要员、后台保护伞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直到将该涉黑、护黑团伙一网打尽和铲除。

河北遵化市浩友地产重大涉黑案,是近年来发生在唐山地区、乃至全省闻名的暴力欺压人民群众、非法抢夺霸占国家、集体和村民财产等犯罪事件的典型案例,国内罕见。并早已引起广大受害人、举报群众的公愤和多次上访举报控告。但由于案情重大复杂,牵涉当地历届领导、纪检监察司法机关和利益团伙黑幕,被阴险狡诈的大小贪官污吏们欺上瞒下地全力保护和歪曲掩盖,犹如山东青岛涉黑村官仇兆兵、仇吉顺团伙事件顽固强硬。在历次全国性严打、打黑、扫黑专项斗争中,成为本省各级公权力机关的联手勾结保护、歪曲掩盖的重点案例。

长期以来,在这”刘友们”的眼里,只有博取最大的经济利益,只要结果不计手段、只用拳脚棍棒而不顾后果。他扬言:出了事甚至”人命伤害”,或用钱摆平,或借助于身后的”利益团伙同盟”和大小领导、保护伞手中的权利,以维稳为借口、继续欺压、诬陷广大受害群众和访民,人为制造”敌对势力”。甚至有传言说,刘友不但省里市里有领导是他的靠山,北京城里竟然也有人给他撑腰壮胆。

而近日刘友一伙人公开大放厥词,绝非是”空穴来风”。虽然对”花重金买通了北京某领导”这一说法,目前还无从查证、受到驻京媒体的再次高度关注。但这些年里的社会治安整治和打黑扫黑运动中,多名受害村民尽管不断地上访告状,刘友硬是”毫发未损、根毛未掉”。因此,不能说他的”真金白银”一直在起作用、”顶上劲”了,而且”很给力、很见效、很到位”。

据传闻,这些年来,刘友这个野蛮成性的家伙和他的打手们,就是靠着拳脚棍棒”武力欺压群众。坐地捞钱、抢钱、非法掠取国家和集体财产”,至少在100亿以上。在京东地区的地产界,可谓是个”跺脚地三颤、放屁转圈”的相当然的人物,历届官府领导们的眼中红人,受害人民群众恨之入骨。

1-21010G12123305

图三:被该涉黑团伙”公司灭门”和逼迫”钻狗洞”的受害人李雨浓女士。

甚至,刘友一伙还在市委前主要领导的力挺下,赶尽杀绝、将本市守法经营的种子公司经理、单身女士李雨浓企业搞垮倒闭破产,堵路逼迫其”出入钻狗洞、学狗爬”。在当地,有的老百姓都不敢抬头正眼平视他。他的周边,永远簇拥着那些灵魂歪斜、自私贪婪的公权力把持者们,也就是受害群众所描述的当地那些坑国害民的”大小老虎苍蝇、老少三辈们”。

因此,在”刘友涉黑势力”问题上,这些”两面三刀、阳奉阴违”的党和国家寄生毒虫们,才是解决这一连环重大案件、涉黑事件的拦路虎和绊脚石。

让我们再一次回顾和追溯刘友涉黑团伙事件的源头,用每一名读者期盼公平正义的良知,重新捧读这封广大受压迫、蚕食的基层群众的愤懑和呐喊。

关于河北省遵化市浩友地产商举报反映材料

尊敬的领导您好!

反映人∶遵化市东坝村被抢地、强拆、挨打村民

被反映人∶东坝大队干部、遵化市浩友地产公司董事长刘友反映问题如下∶

一、东坝大队干部在刘友开发期间所犯下的违法事实∶

1、2007年,东坝村书记任贺生与刘友预谋在东坝村搞开发。2008年秋,东坝村书记任贺生、村长高贵平在全村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带着评估人员对全村30年不变的口粮地进行评估。

2、2011年3月全村群众突然接到村委会领取征地补偿金的通知,说承包地已经卖给了浩友公司进行土地开发。东坝村是1800多口人的大村,对评改这样的大事只开了两次村民代表会议,村民代表也没向每家每户传达和征求意见,也没和各户签订协议,直接进行拆迁、开发。

3、自刘友对东坝村开发始,他给每个大队班子成员每月每人1500元工资,发了多少年不清楚,刘友给东坝村书记村长每人两处阁楼。浩友原来双奇烧烤城自09年开始至 2018年10年时间占东坝地方,始终为浩友所有,连租费都不交,大队也不收取。

4、自港路占地,政府收储地、马鸿铭、丁志民、于定庄、刘友占地,各都占了多少,多少钱一亩交易的,钱给了没有,还差多少,利息多少,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公示过,账目隐瞒的严严实实。

5、刘友开发东坝的土地,是一个很不清楚的帐,比如在刘友刚开发时,东坝村里的小路,两房子之间的伙道,每户宅基地院内多余的地,村里村外的边角地带,村里周围 的几条小河沟等,这些地带怎么处理的,给了多少钱,去向成谜团。

1-21010G1210R49

图四:刘友一伙未经村民同意,就在原市主要领导的力挺下,动用城管、警力强行毁掉对方的家园。

6、2007年大队开会,说浩友给老百姓每户8平米地下室,镇里写了一个和老百姓给房的协议,并盖了公章,结果给老百姓的房子跟协议上写的一点不着边,此协议直至最后谁也没见到,谁也不知道这份协议的内容,镇里伙同村里一起欺骗老百姓。

二、遵化市浩友地产刘友违法事实∶

1、2009年开始,浩友就对我们涉案的土地利用社会人员进行捣乱破坏,大队说地已经卖给浩友了,就别种了,因为有大队做后盾,浩友才底气十足,敢捣乱。2011年10月30日晚,浩友公司雇佣近百名身份不明人员第二次进入我们的口粮地,将我们种植的果实、庄家、蔬菜砍倒挖出,全部损坏。

2、2011年11月20日晚上,浩友雇佣50多名社会人员第三次对我们口粮地强行圈占,我们及时报警110,出警后将对峙双方遣散,也没做任何处理;2012 年3月30日,浩友雇佣几十人第四次强制圈占,强行开发,由于他们内部发生内讧而自行撤走;2012年10月24日中午便发生了血案,重伤1人打伤5人,重伤者徐连成60多岁,把脾脏摘除。(光盘作证)

1-21010G12052Z6

图五:刘友指使打手将反抗受害村民给活活”残废”掉,并受到警方保护!

3、2007年刘友通过钱权交易,拿到了镇海东街拓宽改造项目,在未交出让金、未拆迁的情况下把800多亩地使用权证发给了刘友,取得了开发权。

4、刘友组织社会人员殴打村民,自刘友开发至今共殴打村民12人、重伤1人、吓精神病1人,并强拆4户村民住宅,刘友等违法者至今逍遥法外。

5、浩友公司的土地手续,未含征地红线部分办理,以镇海东街等7条道路退线部分或建筑退线为基准,造成了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6、刘友在开发镇海东街的项目中,销毁账目偷逃税款达3000多万元。刘友原定村民搬迁过渡费按政府规定应给 20%,现在只给10%,给老百姓的回迁房屋面积不够数,每处相差 20-30平米,地下室面积差的更多。

三、东坝村李贺伶家被浩友公司强拆的情况∶

1、在2013年1月27日夜里,我家使用的变压器被人偷偷摘走,屋外电线被剪断,报警后,出警人员说我们没权利报警,应由电力所报警,不予立案,电力所也不给恢复用电,理由是∶变压器要是丢了,花不起钱,除非你自己花几万买。

2、第一次强拆∶2013年12月27日早上7点多,有人敲门,我刚开个门缝,一群人就闯了进来,当时外面城关镇政府、村干部和社会人员200多人将我们团团围住,钩机、铲车、大货车等各种车几十辆,一看阵势当时就被吓坏了,随后往外搬东西,搬完后开始拆房子,到了晚上就一片平地,当时正是严冬,一件衣服都没来的及穿,能带走的就是我老伴。(有录音作证)

3、我家后院是加工车间,有大量设备、机床、车床、工具、原材料,他们用货车共拉走70多车,同时还散落丢失大量财物,家禽被他们宰杀分吃,最后仅剩的一垛柴火还给点着了,实行了三光政策,自始至终浩友公司没有向当事人出示任何手续,财物清单(有录像作证)

4、2013年12月底正是严冬,买了个6平米的小铁皮棚子,没水没电住在废墟上,当天晚上,浩友公司就雇佣了6、7个社会人员拿镐将铁房子玻璃砸碎,砸门没砸开,随将屋后的柴火和木料等易燃物品全部点燃,大火从晚上9点多一直 着到后半夜,当时已报警,但始终无人出警,我们老两口连吓带冻的一下就病倒了住进了医院。

第二次强拆∶2017年6月7日,浩友公司保安人员(实为社会人员)、城管执法队、拆迁办等人员趁家里没人时偷偷进入我们再建房,撬开四道门锁,我们刚一进屋马上就被控制住,其中两名女干部(其中一人叫徐杰是城关镇干部)将我老伴骑压在炕上,还顺手将我老伴口袋里的7百多元卖菜钱掏走了,限制人身自由半天,他们事先将家里的剪刀、菜刀等一些利刃铁器全部扔到房上,将家里重新购置的一应生活用品、工具等等东西全部拉走。我老伴对徐杰说前面屋子里有钱,我去拿一下,他死死的压住我老伴不叫动弹,导致家里准备给儿子买房和装修的钱款160多万被他们用挖掘机挖烂并和土方一起拉走,事后我们只收集到被土掩埋的一些碎纸币(有照片作证),两次强拆,我一无所有。

1-21010G12033226

图六:刘友一伙将抵制其非法”拆家”的村民,直接下毒手索命”废掉”,当地警方迫于保护伞压力,至今不立案、不侦办、不抓元凶和行凶者,却将警力用在造假和截访、迫害受害上访群众上。

6、第三次强拆∶2018年12月15日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开发商和拆迁办对我家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第三次强拆,这次他们懒的再搬东西。房屋直接被推到,屋里屋外的东西全部被就地掩埋,几千斤的粮食全部被推入排水沟,(有人证),拆完后用围墙把四面全部围上,不让进入,目的就是强行抓人签字,刘友扬言∶如果李贺伶再敢搬回来,打断他的腿,叫他接都接不上(有人证)。

四、东坝村张志发挨打、被强拆的情况∶

1、浩友在我们房前盖楼,昼夜不停,长期施工,老伴长期有病不得休息,我(张志发)要求晚上不要干,白天干,浩友非要白天晚上都干,在8月2号鲍大祥凌晨1点左右到我家和我商量说∶”让他们干吧”,我不同意,鲍大祥说 给你2000元作为安慰病人用,我不同意,鲍大祥说我不管了,将来受疼的就是你,然后就走了,不到3分钟,进来5个社会人员手拿铁棍,进来就打我,将我打成轻伤偏重,右腿粉碎性骨折,左右胳膊挫伤。

2、因浩友拆我们的房子,我们三户徐连成、高秀平、张志发要向上级反映,所以被遵化镇的副书记张行和镇农经站长高志东,路北派出所大队长蒋玉华从北京把我们抓回来,关进了铁笼子,穿上犯人服,不给饭吃,不给水喝,长达12小时之久(有照片作证).

3、当时拘留所所长说∶”到我们这里就得听我们的,我叫你干啥,你就干啥”,当时我没办法,在刑讯的情况下被逼无奈,只能从了他们。路北派出所吴邦平2017年非法扣押我身份证两个多月,没身份证哪也去不了,严重影响我的生活。

今天,我们之所再次以”全文展示”这份包含受害村民血泪的举报信,目的在于引起河北省、唐山市各级执政当权者们的良心发现,不要再继续装聋作哑冷眼旁观、对受害群众的悲惨遭遇麻木不仁,甚至继续以身试法、充当”利益同伙和保护伞”。

同时,我们也烦请河北省、唐山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扫黑办,针对”刘友涉黑团伙”所谓的”已经花重金收买北京某领导”传闻所涉及的行贿过程和金额立案查办,公开调查结果、以示天下。另外,你们和你们的领导们在该涉黑团伙连环大案事件中,先后分别收了人家刘友多少钱,也该认真”自查”了!来源:民主与法制新闻

 

来源:http://www.zgmzfzxww.com/news/2021/shehui_0107/23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