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小店区刑事判罚波诡反覆警校副校单树海有钱有伞逍遥法外

  太原警官学校副校长单树海,实控的世发房地产公司开发“中环壹号”项目八年,长期拖欠农民工工资,致使农民工多次集体上访。
  太原警官学校副校长单树海以其妻杨燕琴为名,搞小额贷款公司非法放贷,在当地放了两个多亿贷款,并组织队伍暴力讨债,扰乱金融市场。
  太原警官学校副校长单树海多次被检方调查和处理,但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
  2018年2月10日,太原警官学校副校长单树海指使其“保安队”六十余人强行冲进“中环壹号”施工工地,殴打并对工地值班人员实施非法拘禁,对工地设备和财产进行破坏和抢夺。单树海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收押。但是单树海被关押八个月之后却被取保。
  2020年6月16日,小店区检察院对太原警官学校副校长单树海作出不起诉决定书。
  2018年,单树海从合并后的山西警官学院副职领导岗位顺利退休,平稳落地。
  一、山西警校副校长单树海犯罪又不被追究,受害者欲哭无泪。
  受害者手里拿了一份太原市小店区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无奈的望着窗外喃喃自语,满脸充满了惆怅。他又拿出了一个袋子,满满的全是资料。有纸质的,也有光盘。他对记者说“证据确凿怎么可能让他逍遥法外,这世道怎么了?”。
  事情从2018年山西卫视科教频道都市110的一篇“凌晨两点一群人闯入工地”的报道说起。
  新浪网转载山西广播电视台文章《太原:凌晨两点!一群人手拿盾牌闯入工地,带走两名值班人员……》,链接:http://news.sina.com.cn/o/2018-02-12/doc-ifyrkzqr2156073.shtml
  爱奇艺视频《凌晨两点一群人闯入工地》,链接:https://www.iqiyi.com/v_19rrfikfgc.html
  一群黑衣人手持盾械翻墙强行闯入位于太原市中环壹号的工地现场。对工地值班人员李保廷,李伏明大打出手。这些人对工地值班人员先是喷辣椒水,强行拖到零下十七度的室外不让穿衣服并进行殴打,又没收两人的手机,不让对外联系,恐吓、控制、限制人身自由两人直到上午10点,时间长达8个小时。同时,这些人还肆无忌惮地将施工现场的塔吊、施工升降机、不锈钢广告牌等物品全部拉走。并且,这些人还毁坏了工地现场的监控设备。
  媒体迅速报道了这一场伤害农民工的事件,而此时正值腊月二十六,群众对此报道义愤填膺。受害人报了警,小店公安局很快侦破此案。并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此案以单树海为首的一个犯罪团伙刑事拘留,并执行了逮捕。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二、从太原有名的烂尾楼工程中环壹号说起。
  在太原市太榆路旁的“中环壹号”曾被评为太原市十大烂尾楼盘,被业主在烂尾楼上挂出过“漫漫维权路,黑心开发商”,“八年不交房,六年血和泪”。
  “中环壹号”是山西世发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的。世发公司与河南林州二建于2012年签订《山西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林州二建在中环壹号的项目施工,施工过程中双方因工程款产生矛盾。
  世发公司的单树海在2018年初召集公司高层开会时提到要对林州二建施工队进行清场,于是就出现了电视台报道的那一幕,而这一切的矛盾都源于一个人,单树海。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三、单树海既是警校校长也是大开发商。
  单树海长期在太原警官学校任副校长分管后勤、基建工作。后利用职务影响力开办了多家公司,涉及房地产和投资公司,很快赚得盘满钵盈,而积累这些财富的手段竟是平常人学不到的巧、狠、黑、恶。
  1.放高利贷,单树海做的又巧又狠。
  “狠”是利息高,讨债手段恶毒。他专门成立了追债队,由妻弟杨燕东负责,召集社会闲杂人员专职追债。以刘永亮为例,贷款850万利滚利最后成了两千多万,多次被威胁。怕被追债人的恶打,刘又到处举新债还高利贷,如此恶性循环,造成了工程队无法运转工人上访。
  “巧”的是单树海利用公安办案系统给每个欠债人侦查定位,追债队就可以马上出现在欠债人的眼前。由于单树海在当地公安的影响力,多次暴力讨债,受害人有苦难言,无处求公道。从单树海取得贷款的公司,因巨额利息一个接一个倒闭。这沾满血腥和暴力的钱成就了单树海巨额资本的积累。
  2.做房地产,单树海做的又黑又恶。
  “黑”的是,单树海会经常在一个工程队合同未到期,工程款未结算的情况下又与另一个工程队签订合同,制造混乱,逼走旧的工程队。目的是压下旧工程队垫付的工程材料款,继续再欺骗新的工程队让其注资垫款。这样他就可以用很少的钱进行开发了。这黑手段就是房地产中的空手套白狼。而被其套住的那些工程队至今都在漫漫的讨债路上。
  以河南林州二建为例,原本约定工期三年,却被单树海玩弄于股掌,致使林州二建在工地坚守八年,单树海欠债不给,拖垮该工程队。单树海不怕债主要钱,因为自己有投资公司,和那群让人又怕又气的追债队的‘小光头’。单树海告诉工程队想报警就报,我就是管警察的。
  “恶”的是,对不听话的和想清走的工程队随意施以暴力。还以林州二建为例,他们记录下了在“中环壹号”项目施工以来遭受的黑恶暴力。
  2017年5月9日,有社会闲杂人员及不明身份的保安50余人到工地砸门撬锁,围堵工地大门扰乱工地施工。
  2017年5月24日,30余人砸坏工地西边大门及工人上班通道1号门。
  2017年5月26日,50余人砸开工地西大门强行进入工地后,又砸坏3号楼单元防盗门,肆无忌惮的破坏工地财产。
  2017年5月27日,10余人强行进入工地,毁坏工地总配电室。
  2017年5月28日,10余人强行进入工地,毁坏工地东围墙30米。
  2017年8月15日晚上10时许,杨燕东带领吴强奎、阎志玮三人,故意对工地工人进行殴打,经司法鉴定为轻伤二级。
  从2017年5月9日开始到2017年5月28日期间,受害方多次报警,但都是不了了之。这伙人就更加猖狂,就有了2017年8月15日晚上10点许,2018年2月10日凌晨2点许的两次恶性事件,并都被当地媒体曝光谴责。
  四、单树海的多面多手。
  有了职务上的人脉优势,辅之地产和高利贷积累的巨额财富,单树海在社会各界混的风声水起。校内是受人尊敬的副校长,校外是有钱的开发商也是小光头们前拥后护的老大。
  单树海开发“中环壹号”项目八年,长期拖欠农民工工资,致使农民工多次集体上访。打横幅举标语,围堵区委市委大门。


  单树海没有按期交房,交房以后不完善配套实施,给业主造成很大困扰,造成业主多次上访、信访,寻求政府协调解决。如此大的事,他却举重若轻。
  为了解决拖欠工人工资和业主安居乐业的问题,街办、区、市各级政府多次召开协调会、多次作出批示,要求单树海本人及其公司妥善解决相关问题,但是单树海对于政府部门的相关指示表面上答应的很好,但是背地里采取拖、等、靠等方式,拒不执行。
  单树海有体制内的工作经验,特别会趁乱取利,上下其手把政府和百姓玩弄于股掌之间。一方面利用不解决问题、煽动百姓闹事、迫使群众集体上访,以此来绑架政府;一方面威逼哄骗施工方和业主,让其安静和听话。最终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
  五、这张不起诉决定书背后的故事。
  单树海逆行倒施也多次被检方调查和处理,但每一次都能涉险过关,化险为夷。
  单树海在太原警官学院任职期间,作为分管后勤、基建的副院长,利用职务之便进行经济犯罪。2006年单树海被太原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查处,涉案金额70万元,而后又被认定涉案金额仅为7千元,单树海被免予刑事处罚,最终此案不了了之。
  2018年2月10日凌晨2:00,单树海指使其“保安队”等六十余人强行冲进林州二建集团建设有限公司所在的“中环壹号”施工工地,殴打并对工地值班人员实施非法拘禁,对工地设备和财产进行破坏和抢夺。此事被公安小店分局立案侦查,经过侦查,单树海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公安机关收押,有两名行凶人员被刑事拘留。但是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单树海被关押八个月之后,单树海却被取保。
  在看守所外的这三年,单树海财富仍在增长,自己身上的事却又都化险为夷了。
  受害者又喃喃的说:
  单树海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没人管,2014年当警校副校长为女儿婚事在迎泽宾馆大办六天宴席。严重违反党党纪也没人管。
  单树海是国家公职人员,实际操控世发公司。严重违反公务员不得经商的规定,这也没人问责。
  单树海的山西世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08年开发了世纪花苑A座、B座、C座,商业五万多平米,偷逃国家税款,2017年,坞城村村民就此事上访。最后也不了了之。
  单树海的小额贷款公司非法放贷,暴力讨债。这是中央扫黑除恶的重点对象。单树海近几年以其妻杨燕琴为名,在当地放了两个多亿贷款,严重违反影响当地经济金融市场。暴力讨债更是臭名昭著。这次中央的扫黑除恶专项治理,单树海团伙又化险为夷逢凶化吉。
  单树海搞开发最擅长“一女多嫁”,无赖拖欠工程款,又流氓恶狠施暴抢夺财物,驱赶农民工,在中环壹号的数家施工队都被骗被害。这竟然也没人管。
  单树海这次又被检察院不起诉了,他今后会更变本加厉了,扫黑除恶为什么绕开他?刑事处罚为什么会越变越轻?我们的血汗钱,几年的冤屈难道就让他白白占有欺负了吗?前几天我们申诉到上级检察院,而上级检察院开始竟然不受理,后来听说最高检巡视组来了,上级检察院才勉强接受了申诉材料,还没受理……
  六、律师和法律专家对这份《不起诉决定书》的认定。
  对于这份《不起诉决定书》,律师认为:一起由单树海组织策划的几十人的共同犯罪,本该在一份裁定书认定犯罪事实,结果分别下了九份裁定书,明显都是为了不让单树海等犯罪嫌疑人同时出现在同一法律文书中。寓意何为,欲盖弥彰。
  2020年5月23日小店检方为这起寻衅滋事案召开了一个专家论证会,在专家论证会过程中,小店检察院并没有公开审查的内容和目的,没有告知所有人该案件拟作不起诉处理,没有告知当事人有关权利和义务,也并没有询问是否申请回避。没有按照《公开审查规则》的规定进行公开审查活动,审查程序严重违法,应当予以撤销。
  除此外,此案疑点颇多漏罪重重。一是非法拘禁罪。犯罪嫌疑人对工地值班二人喷辣椒水,殴打,又抢走两人的手机,恐吓、控制、限制该两人人身自由直到上午10点,时间长达8个小时。其行为符合非法拘禁罪的行为特征;二是抢劫罪及故意毁坏财物罪。犯罪嫌疑人闯入现场以后,将施工现场的塔吊、施工升降机、不锈钢广告牌等物品全部拉走。就这些物品,委托人委托山西恒实价格评估有限公司进行价格评估,评估结论为该物品价值达到142580元,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有寻衅滋事嫌疑的情况下又符合抢劫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的行为特征。应当依照较重的抢劫罪定罪处罚;同案犯罪嫌疑人未进行追诉。小店检察院已经查明神豹保安公司保安二十五人参与了“2.10”中环壹号工地寻衅滋事案,并且有保安直接实施了工地值班人员李保廷、李伏明的非法拘禁行为长达八小时之久。本案保安直接实施了非法拘禁等犯罪行为,对于这些保安依法也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单树海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长期担任太原市警官职业学院副院长,在本案中系组织、领导、策划者,系主犯,显然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显然应当从重处罚。其行为符合组织领导黑势力犯罪。
  2020年5月17日,北京的司法专家就2018年2月10日凌晨2时发生在太原市中环壹号项目工程施工现场的打砸抢事件提出法律意见。专家们研究了本案案情、相关材料和法律规定,经集体讨论,形成了法律意见书。专家意见认为:单树海指使多人强行拉走施工现场塔吊、施工升降机以及不锈钢广告牌,行为涉嫌抢夺罪。行为人单树海指使多人实施了抢夺财物的行为,被夺取财务价值已经达到“数额巨大”标准,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行为人在本次活动中起主要作用。
  参加本次论证的司法专家有:国家法官学院张泗汉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王平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王文华教授、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支振锋研究员、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孙禹博士后等专家。
  不难想象众多受害者的漫漫维权之路才刚刚开始,面对有钱有伞的单树海任重道远。
  七、由“单树海案”联想到“小四毛案”。
  “单树海案”被检察院以犯罪情节轻微不予起诉。这不但引起了这个团伙案件的受害方强烈抗议,也引起了当地司法界疑虑,还引起了北京法律专家的反对。更重要的是,太原市建筑行业的农民工群体都表示了担忧。
  更有不少太原人把“单树海案”与曾经轰动太原的绰号“小四毛”任爱军的案相提并论。
  “小四毛”任爱军从上世纪90年代起,活跃于山西涉黑团伙,坊间称其“黑道新贵”。2018年2月13日,山西省公安厅通报,以“小四毛”任爱军为首的涉黑团伙被再次成功打掉,说“再次”,是因为任爱军曾两次入狱,七次被减刑。“小四毛”的再次倒掉,导致了山西当地政法系统“地震”。
  1.“单树海案”与“小四毛案”相似之一:都作恶多端。
  “小四毛”作恶多端。太原妇孺皆知,多次犯事,屡屡无事。
  “单树海”威狠恶行,受害方多次报警,结果都是不了了之。
  2.“单树海案”与“小四毛案”相似之二:都有个能干的老婆。
  有消息称,“小四毛”任爱军数次减刑出狱,均系其原配妻子张天舒运作。只是其出狱后不久,夫妻反目,随后,张天舒开始实名举报当年买通山西省政法系统有关官员违规为小四毛办理减刑出狱一事。
  单树海的老婆杨燕琴也是个很能干的角色。以杨燕琴名义发放高利贷两个多亿,这让单树海收入颇多。实例有:山西融田房地产开发公司张银喜,两千七百多万;杨俊林六百万;在中环壹号项目中,给河南振兴建设集团公司永亮发放高利贷850万元等,这些公司都被高额利息压垮了。
  3.“单树海案”与“小四毛案”相似之三:都轻松出来了。
  “小四毛”早年因流氓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等被判处有期徒刑,减刑出狱后继续组织黑社会团体活动。2003年,任爱军再次因涉黑等犯罪行为被判处无期徒刑,出人意料的是,他又经6次减刑,于2013年6月刑满释放。
  与“小四毛”比,单树海进去后,也很轻松地出来了。单树海2018年3月16日被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同年4月20日小店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批准逮捕,当日被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执行逮捕,羁押于太原市第二看守所。2018年11月7日,被取保候审,于同日释放。2019年11月8日,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2020年6月16日,小店区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
  4.“单树海案”与“小四毛案”相似之四:都有钱有伞。
  据山西省纪委监委对外公布,“小四毛”服刑期间,相关执法司法部门一些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徇私舞弊,弄虚作假、内外勾结,少数人枉法裁判,为其充当“保护伞”,罔顾其对抗改造、违反监规、充当牢头狱霸的事实,为其大肆违规违法减刑。
  单树海在警界和地产、小贷积攒了大量人脉和财富,多少次都遇事而无事。该判的刑罚却越变越轻,实在令人想不通。
  “小四毛”出来了,可以再进去。单树海出来了,会不会再进去呢。
  八、扫黑除恶重压和“三零创建”下的阳光山西,单树海们还能化险为夷吗?
  今年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收官之年,如今,全国政法系统部署,要开展一次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这与扫黑除恶不无关系。
  在7月8日的全国试点工作动员会上,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指出,近些年来,政法系统清除害群之马的力度逐年加大,但形势依然严峻。他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国立案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的政法干警,这表明,全面从严治警一刻不能放松。
  近期,以“零上访、零事故、零案件”为目标的“三零”单位创建工作,在山西省全面展开。
  山西省委书记楼阳生指出,近年来,全省政法机关以雷霆之势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横扫一切违法犯罪,荡涤一切污泥浊水。
  在山西,那些有钱有伞的黑恶势力,还能存活下去吗?(法治新媒体太原报道)
来源:http://www.cnsdxinwen.com/html/shehui/20201030/28680.html?1604044365

1 thought on “山西太原小店区刑事判罚波诡反覆警校副校单树海有钱有伞逍遥法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